前尘冷雨

微博@前尘冷雨
不知名墙头蹦迪小号
背景@倾城沧海

雨天总是思绪纷杂,作为一个被困在北方的南方人,兴奋里夹杂着一点莫名其妙的丧……

在思考做一些新的尝试呢。

有多少人【确定】去cp23的呀?我想印个无料做纪念但是不知道有没有人要=(:з」∠)_

感谢支持,无料封设排版正在工事中,确认是舟渡本了,定名《人间多情》(10.10)

我怎么那么喜欢沈易啊,你们有谁能理解我对他这种中了毒一样的喜欢吗,我都不知道喜欢他哪里,但他是皮老师笔下我最爱的角色之一了

唉我天我挖煤回来了……被丢到大山里军训半个月,严重晒伤,我一个油皮满脸掉皮,手感和摸皮革没啥区别了我猛虎落泪!!!

山里紫外线太强辽我带的安耐晒小金甁一天糊八遍也救不了,每天涂芦荟胶都实力圆寂mmp

基地条件太差了饭还难吃,我胃病发作不怎么吃饭结果回来还没瘦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没睡一天完整觉每夜惊醒三四回,刚一口气睡了十个小时,现在在美容院救脸……

【AWM】网瘾少年生存实录(一)

如题,战队日常。

本人游戏绝缘体,唯一玩得好的是夕阳红种地盖房养成游戏。我对绝地的了解只来自直播和原著,以及最近打了两天手游(行走的盒子了解一下)。瞎瘠薄写一写的,熟悉游戏的千万不要当真。

正文:

某次大赛后,立了功的HOG一队集体被放生去三亚度假。 

金主祁醉在私人海滩附近租了一栋海景别墅,各类设施一应俱全,二楼视野最好的位置还有个豪华双人间——所有人都毫不怀疑祁醉是看中了这一点。

他们拎包入住大睡特睡一整天之后,四个网瘾少年各自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然后发现对他们来说一个惨绝人寰的事实:没有wifi。

其实原本房子是有wifi的,但好巧不巧最近因为挖管道刚好给弄坏了,还没修好。愤怒的网瘾少年差点打爆客服的电话,得到的消息仍然是:无线网络正在修复,其他房子已经订满,不能退款。

他们只好平生罕有地出门逛景点,拍了一堆游客照,半下午的时候,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宅们已经觉得要融化在太阳底下了,于是找了家星爸爸咖啡厅当安全区苟着。

星爸爸的冷气很足,他们瘫在沙发上蹭网刷手机玩,突然听见吧台那边传来一句:“有7.62子弹吗丢我点!”

对他们来说“7.62子弹”就和普通人的吃饭喝水上厕所一样是生活中的高频词,又出于职业病,耳朵过于敏感,这会儿四个人齐刷刷地看向了吧台方向。

“槽!”其中一个男生把手机一摔:“敢阴你爸爸!”

另一个男生一脸菜色:“这其实是个跳伞游戏,又名盒子世界。”

旁听的某端游职业队:“……”

“诶对了,看看有没有人能带一下我们。”男生回过头,在一众白领职业装中间一眼相中了葛优瘫的祁醉四人。

他眼睛一亮,朝祁醉他们走过来。

几人心道不妙,打吃鸡的应该认得他们,已经做好了给男生签名的准备。

但那个男生的眼神扫过喝焦玛的公子哥,喝摩卡的学霸脸,喝星冰乐的肥宅,最后定格在了看上去最社会的冷萃金发帅哥。

男生满脸期待地看着他:“哥,你会打吃鸡吗?”

于炀一口冷萃还没吸上来就喷回了杯子里。

他看了看男生的手机,熟悉的画风不熟悉的操作界面,诚实道:“没打过。”

男生眼中最后一丝希望的火光熄灭,准备回吧台的时候被于炀叫住:“你等一下。”

于炀指了指祁醉:“他应该会。”

男生又期待地看着一脸懵逼的焦玛公子哥。

祁醉也不算躺枪,他曾经被外甥逼着代打手游上分,可怜他手臂流的“黄金右手”毫无用武之地,但凭借过人的反应力和多年练就的游戏意识,他依旧打出了外挂般的操作,在手游里杀人如同割韭菜。

“这游戏我没下。”祁醉伸手,“手机给我,我给你打一局。”

男生把手机递给祁醉,祁醉扫了一眼他的女号和小裙子,又看了看面前长得比熊还壮的男生:“女朋友的?”

男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是我的,女号有人带。”

祁醉:“……”他吃鸡生涯中还是第一次顶着一身花里胡哨的裙子上战场。

然后祁醉和另一个男生进游戏,熟练地标点跳伞,选了人最多的城区。

俩男生都看傻了:“哥你这么刚的吗?”

“看着吧。”祁醉精准落地之后立刻窜进房子搜枪,队友男生刚进屋,祁醉已经从他那栋出来了,快得让队友男生目瞪口呆。

于炀老凯卜那那也猫在了祁醉后面围观。祁醉快速搜完了几栋房,已经肥了起来,手上拎着一把六倍镜98k一把M416,他在二楼瞄到楼下的人,98k开镜直接爆头倒地,等队友过来拉人的时候送他们双双成盒,然后喊队友男生过来舔包,一波肥得流油。

随后男生认清现实一样全程跟在祁醉屁股后面,通常枪声一响,没等他反应过来地上已经只剩别人的盒子了。

围观的那个男生连卧槽都说不出来了。

空投附近免不了血战,这两个男生自己排的时候见空投就溜,但祁醉直接带队友开车追梦,自己拿了把M24,找了个掩体蹲着等人来。

果不其然空投引来了好几队人,祁醉M24两枪一个,队友男生补枪的机会都没有,半晌才反应过来一句:“我操啊这是传说中的甩狙吗!”

这局最后毫无意外地吃鸡了,手机主人男生看着击杀数还是难以置信:“高手在民间……”

祁醉侧头问于炀:“学会了吗?”

于炀点点头:“简单。”

祁醉指了指刚刚那局的队友男生:“下一把你拿他的手机。”

然后卜那那和老凯不甘寂寞地用星爸爸的网下好游戏,追随他们的双队长组合来了。冠军队有冠军队的尊严,四人配合天衣无缝把把全员吃鸡,还边打边骂这个游戏玩家怎么这么菜。

突然被点名的两个游戏玩家泪洒南海。

一直打到晚饭点,太阳都要落山了,外面也没那么热了,祁醉等人准备找个地方吃饭,两个男生依然对他们依依不舍,最后要了他们的签名。

祁醉熟练地签名时还有点奇怪,这两个手游玩家明明不认识他们来着。

“哥你去当主播吧,你这么厉害肯定能火。”其中一个男生真诚地说。

祁醉:“……谢谢,不了。”

另一个男生也真诚地说:“别啊哥,你们四个谁去当主播都能火,到时候这签名我就挂墙上天天领人回来参观!”

某端游冠军队突然并不想签这个名。

四人的签名都是练过的,以祁醉的最潇洒漂亮,男生如获至宝地看了一会儿,不确定地问道:“这是祁……”

“祁醉。”祁醉已经推门要走了,背对着他们挥挥手,“沉醉的醉,一会儿记得百度一下。”

他们走了之后俩男生还真的听话地百度了一下,随后在星爸爸里爆发出两声齐齐整整、感情丰富的:“操!”

而HOG一队已经走远,深藏功与名。

END

后记:

网瘾少年在没有电脑的日子里只能靠手游解馋,他们四排一度成为了吃鸡手游的都市传说,据说这四个人都是莫得感情的杀手,谁见谁死,怀疑开了挂。

但端游玩家打手游,就像给喝惯了伏特加的酒鬼一瓶rio,淡得像水。所以他们也就断网这几天玩了会儿,有网之后依然电脑玩。

三亚观光?什么观光?

ps:这可能是个系列,后续随缘

说明一下我没有看不起手游的意思,他们玩手游可以虐菜只是猜的,别当真x3

这是一个目录

【杀破狼】忠骨

翻备忘录发现这篇半年前不知道突发奇想了些什么玩意儿的产物,于是补完了。

写的是沈易,看杀破狼最先喜欢上的其实是沈老妈子,他和顾昀的感情让我很动容,踩着七夕的尾巴然而和七夕没有半毛钱关系

不过大家七夕快乐呀!

正文:

陈轻絮接到太上皇旨意,速回京城,赶上沈易也清闲,就跟着一块回了。

凡是劳动陈轻絮的多半不会是什么好事,这沈易清楚。如果不是太上皇或者他家宝贝前大帅头疼脑热,多半也是当朝天子哪里不太爽利。

但沈易没想到,事情比他猜的严重了个十成十。

到京当晚陈轻絮就直奔安定侯府,天亮才满身疲惫地回来,双眼通红,不全像熬的……像是哭了。

“侯爷病危。”陈轻絮简单地丢了四个字,就冲进府里的库房翻药。

留沈易在院里僵成了铁傀儡。

他一度认为顾昀这种祸害必定遗千年,事实上顾昀也几次大难不死,着实命硬。

但沈易闭眼就能想到顾昀身上遍布的伤疤——他整个人像是被剁碎了硬凑起来的,全身没有一块好肉,没有一根没断过的骨头。

他一直都在尽力忽略一个问题,顾昀被毒和伤摧残至此,寿数总不如常人,上年纪后一点风寒都能要命。长庚也明白,所以这些年对他呵护备至,然而……

沈易跌坐在石板路上,不可抑制地回想起顾昀二十来岁风华正茂的时候,定格在他一身轻甲纵马飞奔,风里都是他张狂的大笑。

凭君莫话封侯事——

“一片冰心在玉壶!”

陈轻絮拿好药,简单收拾了东西准备长期守在侯府,发现沈易坐在院子里又哭又笑。

“一片冰心……狗屁……是青山有幸埋忠骨啊,子熹……”

陈轻絮登时又红了眼眶。

最后沈易随陈轻絮一起去了侯府。那只嘴碎的鹦鹉到底没能熬过上个冬天,据说安定侯想找一只一样灵性的,始终没找到,就把事撂下了。如今门口挂的是个空鸟笼。

来往的人都恭敬地喊他“沈提督”,他坐到这个位子上,少有人敢对他没大没小了,世间唯一一个喊他“饭桶”的,如今还躺在里边生死难测。

高处不胜寒,竟还不如做安定侯麾下一名小小的护甲师。

陈轻絮径直进了顾昀的房间,片刻后长庚出来,和沈易打了个照面。

不像沈易双眼通红的凄惨模样,太上皇陛下除了憔悴不少,没显出太多悲戚,还能淡笑道:“夫人要安心诊脉,把我给轰出来了。”

“他怎么样?”

长庚呼出一口气,闭了闭眼。

他的子熹,大梁的帅旗,倒下的时候也只是无声无息的。

长庚说皇上来过一回,被左右死拦着不让进去,就在门口占了片刻以示皇恩。皇帝走前红着眼道:“皇叔公……真乃忠烈。”

沈易不知想到什么,苦笑了一声。

沈易初见顾昀是被他眼里的精光吸引住的,当时他觉得这么个人应该很来事,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性子。也的确,从小顾昀就带着他上蹿下跳偷鸡摸狗,东耍夫子西诈师父,整个侯府都拿他俩没辙。

可后来沈易看着他在沙场上磨去所有棱角,在深宫沉浮中举步维艰。

那光终究没了,顾昀的眼瞎在天子一念。

“要你忠,又不信你忠,要你做兵器,又不给你开刃,子熹,你何苦……”

“你当我不知道?”顾昀彼时正垂头斟酒,嘴角留着一点笑意,是一种无奈的洒脱。

“我顾家骨子里刻的忠,忠的是这大好江山。”顾昀突然将酒泼出去,溅了一地,“等什么时候天下太平,也就不需要安定侯了。”

沈易想到这儿突然嗤笑一声,这人的乌鸦嘴也是骨子里带出来的?顾昀无后,还真就没有下一任安定侯了,正好成全他满门忠烈。

等入夜陈轻絮才从顾昀屋里出来,长庚先一步进去照顾,沈易守了一整天,脑中将往事滚了一遍又一遍,这会儿却顿生怯意。

顾昀近年来眼睛又不太好了,夜里尤其看不清,左右他瞎习惯了,倒没在乎。

感觉又有一人踏进房里时,顾昀拿不准是不是陈轻絮回来了,使劲眯着眼睛想看清,但是男是女都分辨不了。

沈易开口才发现嗓子哑得厉害,几乎是叹气般地道了句:“……大帅。”

顾昀一愣,随即笑开了:“季平啊?快别这么喊,我早不是你大帅了。”

灯下顾昀憔悴得仿佛风一刮就熄了,沈易许久未见他,再见竟是这副尊容,眼眶红了又红,他飞快地用衣袖抹了下眼睛。

顾昀冲着他道:“怎么不说话?可别是哭了吧?”

“你个眼瞎的看不见就净编。”沈易大马金刀地跨到他床边,拖了个凳子坐下。

这时长庚把药喂到顾昀嘴边,顾昀又皱眉又叹气,还是得捏着鼻子把药全灌下去,喝完过了许久才敢松开鼻子:“你跟你家夫人说说,别开味儿这么冲的药行不行?”

“连我都没资格让她换药,你做梦吧。”沈易嘲笑他,“一把年纪怕喝药,说出去你安定侯的名声都要毁了。”

“一把年纪管那些身外之物干什么。”顾昀被长庚扶着坐起来,随口问了句:“你那边都还好吧?”

沈易怔了下反应过来是在说他的西南辖区,应道:“好着。”

“那挺好,清闲。”顾昀笑道,“早年那么拼命不就为了老来享福吗。”

沈易干笑了一声,眼中却不见笑意:“是,得一块儿享福。”

顾昀没回这话,又和他扯了点闲天,因为元气大伤精神不好,很快就疲倦下来,睡在长庚怀里。

长庚轻柔地放下顾昀,给他仔细盖好被子,就要起身:“我送送沈提督。”

“不了,您陪着他吧。”沈易轻手轻脚地起来,临走看了眼顾昀一点都不安稳的睡容。

要走出侯府时起了一阵妖风,刮得沈易衣袍翻飞,他回过头,看那风起云涌中,侯府的飞檐和不远处的皇宫琉璃瓦仿佛勾心斗角。

百年后倘若再无安定侯府,不知那天家的院子会不会意识到,消失的不单是这一点庇佑,还有世代为它顶天立地的一把忠骨。

沈易被风吹得透骨凉,终于摇了摇头,在自觉荒谬的叹息中走远。

END

后记:

后来沈易三天两头跑到侯府去烦顾昀,还闲得发慌亲自去集市挑了只鹦鹉,以便沈易不在的时候替他继续烦顾昀。

顾昀困在床上被迫听完沈易唠叨,又听他亲生的畜生唠叨“大帅早”“大帅吃了吗”“大帅精神吗”“大帅别着凉”“大帅吃药了”,恨不得全瞎全聋世界清净。

他跟长庚抗议过让沈易早点滚回他的西南山沟去,但长庚以不掌权为由拒绝了。

某天早上顾昀刚睡醒,感觉一切都好可以申请下床活动的时候听到门口一句“沈提督来啦”,吓得直接跳起来窜到后院去了,导致长庚也加入了说教的队伍。

可怜堂堂安定侯,刚从鬼门关溜回来,还是逃不过活受罪。

这是一个目录

杨天翔生日快乐!

杀破狼预告那天我抱着不确定的心态听的,我此前没遇到也想象不出长庚的声音,结果对天翔一听钟情,(就那句“这可是你说的”哭断头)再了解一下就无法自拔了(*꒦ິ⌓꒦ີ)

杀破狼广播剧陪我度过了整个高三,在学校就偷偷听,午睡也放着,凌晨学习的时候放着提神,就连高考(刚好周四)下午去考场的路上还听了一集,还是开车那集【。

身边很多人没法理解我为什么会喜欢声优,作为资深声控,对我来说声音是高于颜值的,当然主要还是人可爱啊,实在太可爱啦_(:3」∠❀)_

文盲式喜爱真的不会放彩虹屁哈哈哈……杨天翔生日快乐,我真的好喜欢你呀!就这样!⁄(⁄⁄•⁄ω⁄•⁄⁄)⁄

我拓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先点了费渡的差点跳楼,吃了一盒速效救心丸又点了老骆的!槽!!!!!!!!!!!我被琮爷安排得明明白白!!!!!!!!!明明白白!!!!!!!!!!!!!!谁再说他声音不合适我跳起来打飞你的头啊!!!!!!!!!!!!!!!!!

现在的进度还没到琮爷最温柔的时候,乍一听这一句,我跟你讲,我死都瞑目!!!!!!!!!

天翔这句带颤音!!!!!!神仙颤音!!!!!!我为什么在流泪!!!!!!!

为什么猫耳不能设七个启动音一天一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捶地

实名心疼小郭老师,周三周四广播剧剧组吃狗粮,周六动画剧组吃狗粮,连续三天狗粮太惨了吧,发狗粮的周队还下线了

郭老师,脆皮鸭主角身边永远的直男,尊享狗粮vip席位,什么狗粮都逃不过他的嘴,所以小郭老师是这么胖起来的吗【。

(相信我真的是小郭老师的粉丝orz

《默读》广播剧听剧笔记(于连第三集)

 

这集的长度也好可怕噢,名场面也很多

依然是个人吐槽不要当真哈~

*时间线仅供参考

01:43 黄敬廉:诶,好嘞

  • 森大和鬼叔演技太棒了,他俩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人【。

05:28 骆闻舟:已经走了,那小兔崽子,越来越混账,都是你惯的

  • 根据皮老师定律,骂“小兔崽子”和“混账”都不是真心骂的

  • 老骆的语气也是笑骂呢

  • 哈哈哈哈哈弹幕飘过去一句“你们惯的”

05:54 骆闻舟:我去跟张局说一声,昂

  • 这个“昂”太妙了,加了之后就不像命令语气,很亲切诶,还很撩

09:26 骆闻舟:陆叔放心,我有分寸

  • 这声音听起来就靠谱,老骆太帅辽

09:38 骆一锅:喵

  • 阿杰上线啦!!!!!!杰里杰气的猫叫!!!!!!!!

09:41 骆闻舟:喵什么喵啊,我还没吃呢,进屋去

  • 疲惫而嫌弃的老骆,哈哈哈哈哈他和锅总的互动我实名笑死

  • 救命杰大卖萌太致命了

09:56 费渡:顺便

09:57 骆闻舟:嘁,呵

  • 这个“嘁”不知道是不是琮爷加的原著没有,可太嫌弃了吧

10:03 骆闻舟:行了别蹭了我给你弄罐头吃

  • 卧槽我也想被一锅蹭……不对,我也想蹭老骆!!!

  • 举报阿杰恶意卖萌,原著根本没蹭!

10:20 骆闻舟:你说你都七岁了,你已经是一位上公交车都得被人让座的老大爷了,你说我这七年怎么还没把你给炖了呢

  • 这段也是加的诶,“炖了呢”这句老骆仿佛在掐锅总的脸

10:43 骆闻舟:我出门加班,你给我老实看家,不许偷吃罐头!

  • 我已经能预见到日后老骆安排嘟总:老实看家不许偷喝酒!

  • 我好想看录音室花絮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1:03 陶然:回去也没什么事干,你怎么也来了

  • 承包陶陶伸懒腰的奶音,台可爱辽

12:00 骆闻舟:十几分钟?

12:10 骆闻舟:啧啧啧,太快了

  • 嗨呀这个语气难以置信中饱含嫌弃

  • 陶陶表示并不能理解老骆的流氓解题思路

14:05 骆闻舟:嗯,对比去吧

  • 你说得好骄傲哦怎么回事

14:13 骆闻舟:嘘,一个很讨人嫌的小青年寄给我的

  • 真香警告.jpg

14:16 陶然:你们俩休战了?

  • 哈哈哈哈陶陶这惊讶又开心的语气

14:17 骆闻舟:附近有没有别的线索

  • 咬牙切齿骆闻舟

15:23 骆闻舟:你再这么看我,我可要禽兽了啊

  • 他的分寸把握得很好啊,这句不猥琐不轻浮,就是朋友间开玩笑的感觉

17:06 骆闻舟:假设你是个女的,我跟费渡你想嫁给谁啊,假设嘛!

  • 这一整段我已经笑到癫狂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7:27 骆闻舟:其他的男人也都死光了,就我们俩

  • 承包这个带笑的语气,苏炸嘞,而且一听他俩关系就很好

17:32 陶然:那还是你吧

  • 陶陶好无奈噢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17:34 骆闻舟:选我,你确定啊?

  • 谁说琮爷声音老的出来!!!这段他顶多三岁!!!

17:36 陶然:只能选你啊,费渡好像还差俩月才到法定结婚年龄呢

  • 名场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陶陶真是个老实人

18:14 费渡:骆闻舟?

  • 唉我真喜欢他喊老骆的名字

18:44 费渡:恩将仇报的恶作剧,那我先走了,下周再来打扰您

  • 你笑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 一定要放一段原文:……有那么一瞬间,她发现这个年轻男人脸上闪过一个混杂着无言以对的恼火表情,让他看起来超乎寻常的年轻鲜活,这让她几乎有些惊奇起来

  • 所以老骆是特殊的

19:26 费渡:我知道就够了,下次再聊

  • 费渡把自己藏得太死了,缺老骆给他治治

  • 哈哈哈哈哈后面一段白老师说你必须不动声色他才会把窗户推开一条缝,弹幕说“老骆一脚就踹了大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1:30 费渡:陪朋友妹妹来配合警方调查也得吃罚单?骆队,贵局真是衙门口八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啊

  • 我看出来了,费渡只有对上老骆的时候语气充满嘲讽

22:50 费渡:不知道啊,我只是个没到法定结婚年龄的司机,顺路送他们过来

  • 怎么这么记仇啊你!!!

23:03 费渡:你对姑娘能客气点吗

  • 你对你哥怎么这么不客气嘞!

23:14 骆闻舟:你躲在不相干的人身后是要干什么

  • 哈哈哈哈哈“不相关”加了重音呢

23:15:费渡:没事,婷婷,你实话实说,骆队和我的意见一样,都认为你哥不可能跟这件事情有牵扯

  • 嗯???你怎么知道???

  • 所以说他表面怼老骆其实还是信老骆的哇

25:09 费渡:哦,怎么好女孩都有男朋友了,谁下手这么快

  • 哈哈哈哈哈你费套话有一手

25:57 费渡:不怕,我就在外面等你,去吧

  • 哇太苏了好温柔呜呜呜,对女孩子来说费渡这种人应该很有安全感吧

26:12 费渡:律师可不是我们找来的

  • 费渡在线表演一秒变脸哈哈哈哈哈哈

 

  • 接下来这一段听起来像吵架其实并不是,费渡在明里暗里提醒他可能的方向,骆闻舟在说烟头,也就他俩听得懂了,二人世界二人世界

 

26:58 费渡:有个人跟我说过,世界上发生的一切都会留下痕迹

  • 这句是在模仿骆闻舟的语气吧

  • 我天我感觉费渡有点生气了

27:13 骆闻舟:门窗都是锁好的……

  • 这句前面叹了口气,似乎很无奈,语气立刻就沉下来了

  • 放一段原文:骆闻舟突然开口说,他声音很低,语速却很快,好像这些话已经背诵过好多遍,能像顺口溜一样一个标点符号不错地说出来

  • 槽了这段听得我想哭,费渡一遍遍听老骆说这段话是什么心情,我命令老骆抱抱他

18:18 费渡:可是我不相信,不相信我妈是自杀

  • 啊啊啊啊啊啊啊天翔的奶音呜呜呜呜呜,小费渡听起来就是安静乖巧但是很执着的

29:32 费渡:我不接受你这个结论,骆警官

  • 次奥天翔这句带颤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次奥他哭腔能让我暴毙!!!!!!!!!

  • 特地翻了原著来看,骆闻舟说完之后费渡“一动不动,像是已经成了一座雕像”,我特码在流泪

29:47 费渡:顺利吗,走吧

  • 又一秒变脸嘞超温柔

 

  • 卧槽王秀娟那一段的BGM和节奏感棒极了!!!

 

没啦,下周见

 

小总结:

性感阿杰在线喵喵喵!!!

我还是超喜欢骆闻舟和陶然的互动,友情氛围这种

这集太心疼费渡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天翔哭腔杀我

再次表白后期,表白全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