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冷雨

微博@前尘冷雨
不知名墙头蹦迪小号
背景@倾城沧海

【舟渡】代沟

按照惯例的无脑撒糖~

祝您吃得开心~

正文==========

费渡下班回家,看着放在茶几上两份一模一样的请柬,除了撩骆闻舟之外,第一次深刻而清醒地意识到:他和骆闻舟真的是校友。

而且骆闻舟是大他——费渡翻了翻请柬——七届的,学长。

费渡深吸一口气。

俗话说得好啊,两岁一代沟。那他和骆闻舟可谓是三山夹两盆,直逼爷孙恋了。

“你看什么呢,吃饭。”骆闻舟难得没值班,在家做了顿晚饭。费渡立刻把千沟万壑扔在脑后,上桌去吃难得的佳肴。

骆闻舟夹了一筷子滑炒牛肉给他,顺口道:“周六校庆,你跟我回去吗……”说完噎了一下,“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以前他把费渡当小孩,后来这小孩成了费总,再后来费总成了他名下的所有物。

就是跳过了“校友”这个认知。

我怎么会和费渡是校友?!骆闻舟震惊。

“别看我,我也觉得很奇怪,师兄。”费渡眼疾手快地扒走了盘子里最后一只大虾。

骆闻舟:“……”

周六,他们两人还是一道回了公安大学。

费渡在校的时候就没结交几个要好的同学,但多少还是有认识他的,新毕业的这届,回来的自然也要多一点,见到费渡都会打招呼。

而骆闻舟那届,回来的基本都是混出名堂的了。

骆闻舟领着费渡见过自己的老同学们,他老同学对这个颇懂事的学弟格外喜爱。

“闻舟啊,上哪拐这么好一个学弟啊,我怎么没碰上?”骆闻舟一个同学搂着老婆笑。

“彼此彼此,你不也拐到了嫂子吗。”骆闻舟也笑。

他那同学笑着笑着总觉得这个类比有哪里不太对。

而知道骆闻舟“底细”的同学看了看骆闻舟和费渡若有若无的氛围和默契,也明白得差不多了,几个和骆闻舟熟的用一种很谴责的目光看着他。

行啊老骆,老牛吃嫩草,拐带小学弟啊。

万恶之源费渡在旁边笑得特别天真无邪。

从学校出来,一群人自动自发地走向了学校旁边的ktv,喝酒唱歌磕牙打屁,这才是过三奔四的男人们聚会的标准活动。带家眷的除了骆闻舟都提前撤退了,免得丢人现眼。

这帮人一致调侃费渡一看就不像是会玩的人,骆闻舟简直听不下去,除了他没人知道,浸淫其中最深的恐怕就是这个唯一的小鲜肉。

——其实也没错,费爷已经浪子回头收了心,老婆肥猫热炕头多时了。

到了ktv,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骆闻舟开了车过来,没加入喝酒的队伍,就上去唱了首歌。

骆闻舟唱歌,完美掌控在“辣耳朵”和“好听”之间,唱的是众人耳熟能详的《五环之歌》,撕心裂肺地控诉燕城一个星期崩溃六七天的交通。

费渡拿了一杯红酒,用一种很放松的姿态一边喝酒一边欣赏骆闻舟耍猴戏。

有好事的骆闻舟的同学,喝了酒之后凑过来问费渡和骆闻舟是什么情况,费渡捏着酒杯轻轻摇晃,随意的姿态有点原形毕露的意思。他看着话筒前面嘶吼的骆闻舟,微笑道:“是我追的师兄。”

骆闻舟同学被费渡宠溺的笑容闪了一个后空翻。

骆闻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骆闻舟!

骆闻舟满头大汗地坐回费渡身边之后,发现他那帮损友的眼神变了,变得更奇怪了。

“不许喝。”骆闻舟看到费渡手上的酒杯,直接拎走没收。

“医生说可以。”费渡看着那杯他才喝了一半的红酒。

“惯的你。我说不行。”

“好吧,都听你的。”费渡靠过来一点,手臂搭在骆闻舟背后的靠背上,姿势看上去像把骆闻舟整个圈了进去。

骆闻舟还在奇怪费渡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就觉得背后的视线要把他烧穿了。

再看看费渡,骆闻舟哭笑不得。

他贴近费渡耳边轻声道:“床上占不到便宜,到我同学这儿算计我来了?”

“师兄,我其实挺记仇的。”费渡瞧着他,今天没戴眼镜,眼里映着ktv忽闪的灯光,显得神采奕奕。

骆闻舟心里一阵瞎扑腾。

他心痒得不行,眼看这会儿没人注意他们,就垂首在费渡挑起的眼角轻轻吻了一下。

晚上回家,费渡洗完澡擦着滴水的头发进房间,说:“你那些同学还挺好玩。”

骆闻舟嘴角一抽:“不够你玩的。”

后来费渡和那帮人聊得挺开,谈谈国家大事股票走势,费渡都很有见解,再谈足球和游戏,费渡也能融入话题,一群人相谈甚欢。

“我还以为你跟他们会有代沟。”骆闻舟说。

“能有什么代沟,我跟你有什么代沟?”

骆闻舟想起他小时候,不,直到很久之后,他其实一直没能懂,或者不愿去弄懂费渡在想什么。

费渡固然有点早熟,但也有他的单纯。

就像骆闻舟曾经深恶痛绝的数学,不懂解法如同看天书,一套公式也就那么回事儿,老虎都是纸糊的。

“过来。”骆闻舟冲他招手。

费渡乖乖过去,和骆闻舟并排坐在床上。骆闻舟接过他的毛巾,突然在他头上一阵乱揉,费渡头发全炸了,柔软的头发全盖在眼睛前面,看得骆闻舟哈哈狂笑。

费渡无奈地把头发扒拉下去。

骆闻舟帮他顺了几下,然后握着他的后脑勺亲了下去,一个缠绵的吻逐渐由浅入深,舌尖互相试探,入侵,纠缠。

含糊间费渡听见骆闻舟道:“算计我?”

费渡脑中警铃大作,然而却被吻得有点缺氧,正迷糊着,城门失守……

费渡洗澡的时候,骆闻舟在看同学群。

他那帮损友发了不少图,骆闻舟看得直翻白眼。

这帮人居然从头到尾都盯着他和费渡不放,敬业程度堪比狗仔。

而他亲费渡的那张照片也被不同人从不同角度诠释了一遍,骆闻舟翻了翻,觉得拍得还挺好看,于是顺手存了几张。

然后作为群主,选中发照片那人,“移出群聊”。

END

评论(80)

热度(1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