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冷雨

微博@前尘冷雨
不知名墙头蹦迪小号
背景@倾城沧海

【舟渡】朝花

大家元旦快乐呀!

送给老骆一个甜嘟总_(¦3」∠)_

依然是二位猫粮乱撒的日常咯~

正文=======

“行了收工吧。”骆闻舟叼着根烟屁股,顶着两个国宝级的黑眼圈,大手一挥。

办公室里响起了稀稀拉拉的“谢谢头儿……”,残兵剩将纷纷吐出一口浊气,有的甚至直接趴在桌子上没了声音。

这个案子拖拉了这么长时间,终于尘埃落定。总而言之,凶手不算穷凶极恶,但是相当的烦——虽然犯案手法乏善可陈,但遛起警察来连骆闻舟都恨不得给他发个锦旗。骆闻舟他们就跟打地鼠似的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还打不着。

总算把地鼠捉拿归案,全队也差不多被他给遛虚了。

最虚的怕就是队长骆闻舟,他为了这只地鼠真是操碎了心,不眠不休地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查找犯人下落。

陶然为了全队的心理健康,买了个飞镖板挂在墙上,上面钉了这个犯人的照片供大家泄私愤。

……直到刚才被摘下来,这犯人已经被扎得人样儿都没了。

队里大部分人都打算在市局凑合一晚上,早上起来再回家。骆闻舟捏了捏鼻梁,一看表凌晨两点多,还是决定回家休息。

哪怕费渡已经睡了呢。

疲劳驾驶比酒驾还要不得,骆闻舟只好请队里一个新人小马送他,小马没参与这次行动,在市局看门,这时候精力还不错。骆闻舟揉着老腰,羡慕地感叹年轻真好。

到家的时候骆闻舟惊奇地发现灯还亮着,他轻手轻脚地开了家门,刚迈进去,就被不知从哪窜出来的肥猫踩了一脚。

骆闻舟黑着脸把骆一锅拎起来,还没等他开口说教,腰被人从身后轻轻拦了一下:“回来了?”

骆闻舟浑身一酥,手没抓稳,把骆一锅扔地上了。

他眼见着费渡绕到他跟前,有点正式地拥抱了他。

骆闻舟简直受宠若惊,心里跟放烟花似的砰砰砰地响,哐哐地炸,绚烂的色彩哗啦哗啦地填满了整个胸膛。

费渡家居服穿得整整齐齐,不是睡了被他吵醒,是在等他回家。

等他回家啊……

骆闻舟埋首在他颈项边,搂着他收紧了手,极尽放松和依恋。

他身上烟味太大了,除了自己抽的肯定有办公室的同志和他沆瀣一气。费渡瞧着他那破了相一样的黑眼圈,竟然从这烟味里咂摸出一点儿心疼来。

骆闻舟简单洗漱了躺回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通宵好几天,绷着的弦又突然松开,后遗症姗姗来迟,却来势汹涌。

骆闻舟忍着剧烈的头痛和耳鸣,眼前都快冒出小人跳舞了。

“我是不是真的不年轻了。”骆闻舟想。

简直像有一台挖掘机,一边发出轰隆隆的响声一边在他脑子里造作。骆闻舟的冷汗渐渐冒出来,后背的睡衣都打湿了。

突然眼前一亮,台灯打开,费渡倾身过来探他的额头:“你怎么回事?闻舟,难受别扛着。”

骆闻舟觉得可以借机脆弱一下,三十几岁的老男人怎么了。

“我头疼。”他拉住了费渡的手。费渡顿了一下,然后紧紧反握回来。

费渡摸到他额头的冷汗,还有他手心的冰凉,竟然有点不知所措。他自己病的时候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得了,把自己往床上一丢,不行了就往医院躺两天,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骆闻舟平常给人的印象可能太健康了,这时候蜷在床上颇有点可怜的样子,让费渡顿时难受得要命。

“那怎么办?你以前头疼怎么办?睡不着吗?要不要我给你叫医生?”

以前靠吃止疼药,先睡个昏天黑地,醒来就会好些。
但骆闻舟这次并不打算吃。

因为费渡的手指落在了他发间,不得要领地帮他按摩,动作太轻柔,说实话起不到多大作用但骆闻舟愣是觉得疼痛好像缓和了一点点。

他和费渡贴得越来越近,最后骆闻舟几乎钻进了费渡怀里,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沐浴露味道和属于他自己那点浅浅的香味,听着他平和有力的心跳,骆闻舟那根作乱的神经好像也慢慢消停了。

费渡把他抱进怀里,手指还在轻轻按他的太阳穴。

“睡吧。”

仿佛什么咒语,骆闻舟过了一会儿真的睡过去了。费渡抱着他不敢动,索性就着这个姿势也闭上眼睛。

我被骆闻舟依赖。费渡想。

我们互相依赖。

经此折腾,费渡醒得比平常晚,他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变成了被骆闻舟搂在怀里的姿势。

两只猫蹲在旁边。骆一锅见他醒了,一个助跑腾跃,下落时正好四爪踩在骆闻舟身上,差点把他踩出一口老血。

又是一个平常早晨的开端。

骆闻舟迷迷糊糊地睁眼,在费渡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早,费渡。”

“早安。”

岁如朝花。

END

关于为什么写老骆头疼……其实我最近熬夜熬得太过火,连续很长时间没咋睡过觉,天道好轮回,神经性头痛。
每天见啥都想撞啥,感觉有十个土拨鼠在我的老阔里嘶吼.._:(´_`」 ∠):_ ...

继续求评论啦~

评论(52)

热度(1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