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冷雨

微博@前尘冷雨
不知名墙头蹦迪小号
背景@倾城沧海

【镇魂】生死疲劳

*正剧向

*BGM-《生死疲劳》安利!好听!

*鬼故事,完全不恐怖……其实是“有鬼的故事”

终于把皮老师笔下我最喜欢的三对cp都写了一遍!

恭喜镇魂发片花!坐等剧出来嘿嘿嘿QvQ

正文==========

00

“嗒——嗒——”

防火通道内伸手不见五指,他玩命似的向前狂奔,双腿早没了知觉,发紧的喉头翻滚着一股铁锈味,有千钧力量在挤压他的心和肺。

但那脚步声在狭窄的空间里如影随形。

他眼见着通道的尽头是一小块月光,在他眼里简直炽烈得如同火焰。

就快——

 

01

凌晨,大学路9号。

“我要报案。”

“报案不在我们这儿,你去……”刚忙了一夜,准备趁天亮前回家洗洗睡的赵云澜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眉心一蹙,“你进来吧。”

“名字。”郭长城看了他一眼,熟练地问道。

“我——”他张开口,却生生顿住。

“我——”

“我……”

“……算了。老楚,你打电话问问这两天有没有失踪的。”赵云澜灌下一口四倍浓度的速溶咖啡,一边把拨好的电话放在耳边,“嗯,我加班不回去了。你明……今天好好上课……不是,不用,诶你等等!”

“沈老师要过来?”楚恕之从电脑后面探出头。

赵云澜:“他今天刚好没课,拦不住啊。”

祝红嫌弃地嘟囔了一句“嘚瑟不死你”。

那人还局促地站在原地,绞着手指,目光呆滞,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是来报案的。

我是谁?

我要报什么案……

 

“别想了,我们有办法追你的肉体,你先歇着吧,太阳该出来了。”赵云澜道。

肉体?

“我……”他茫然地环顾四周,人人都忙着手头的事情,无暇顾及他,只有郭长城眼里流露出一点怜悯:“这位大哥,你先坐下。”

赵云澜瞥了郭长城一眼。

——刚死的鬼,是不知道自己是鬼的。

 

“他的魂魄不全,所以记不清事情,也入不了轮回,死前最后一刻大概还惦记着来警察局。”过了一会儿赵云澜给郭长城解释,“这种鬼不危险,解决他的执念就能送走,大年末的这算最体贴的案子了。”

“但他既然要来报案,可能是死于非命啊……”郭长城道。

“元芳,你发现了盲点。”赵云澜捻灭叼了半天的烟头,“如果这个大兄弟点儿真有那么背,那咱们就一起点儿背了。谋杀案的结案报告我得写一卷卫生纸那么长。”

郭长城的脑回路自然而然地接上了“卫生纸有多长”这条线。

突然,赵云澜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轻轻拨动了,心情没来由地、陡然愉悦起来,他还没反应过来那种预感是什么——

“云澜。”

——这道温润的声音可再熟悉不过了。

赵云澜一声“卧槽”卡在嗓子眼里,站在门口的人刚刚才跟他通完电话!他手里端着的咖啡杯没地儿销赃,只好匆忙塞进郭长城怀里,棕色的液体还溅到了郭长城胸口上。

“你怎么来那么快啊!”赵云澜向前大跨了几步把郭长城甩在身后。

这话问得极其多余,沈巍从放下电话到推门进来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沈巍的目光不着痕迹地从呆立的郭长城身上滑过,又看着赵云澜青黑的眼眶叹了口气。

赵云澜的胃炎由来已久,三分是作息不规律,七分是自己作,禁辣禁酒禁咖啡他没一条能坚持过一个星期。

只要他还是“赵云澜”这副肉体,胃疼的痛苦就得受着。沈巍不能理解他这种跟自己过不去的喜好,他倒好,几千年来都保持着“折腾自己”的优良基因。

沈巍深知说他没用,只好眼不见心不烦地不看郭长城。

“赵处,查到了,天海小区有人失踪了两个星期,送鲜奶的报的案。”楚恕之指着电脑屏幕,“我看是他没跑了。还是个作家。”

注意到呆坐的“他”,沈巍稍稍避开了一点——离体不久的魂魄都对他极度惧怕。

赵云澜看了看屏幕:“失踪俩礼拜?家人不知道吗,心够大的啊。”

楚恕之往下翻:“不,他独居,父母都去世了,也没有兄弟姐妹。”

闻言郭长城再次投去怜悯的目光。赵云澜倒没什么感觉,他这里一年到头拜访的鬼加起来能开个比惨大会。

“那也只能先去他家看看了。林静、小郭,跟我走。”

 

02

“你看这儿眼熟吗?”赵云澜带着作家回了他自己家,把他从明鉴里放出来,用从物业借的钥匙打开了门。

“有印象。”作家点了点头,率先钻了进去。

林静探头看了眼:“还挺整齐的啊兄弟。”

作家茫然而腼腆地笑了一下。

——他的长相其实很赏心悦目,脸色如今虽然是缺乏生气的灰白,但生前应该是个眉清目秀,白皙漂亮的青年。总之是那种,就算显形也吓不着人的鬼。

室内布置得很简单,一眼能望到底。他们进去看了一圈,在书房找到了作家的电脑。

电脑桌面上还放着写作用的资料。赵云澜点开:“他写的这是恐怖悬疑小说?”

林静在翻他的笔记:“嗯,这笔名好像还听过几次,小有名气吧。”

作家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云澜,”沈巍递过来一个皮质日记本,“你看看这个。”

他打开的那一页,行程正是他失踪的那一天,简单记着:耀东。

“耀东?那不是个商场吗。”

“半年前就倒闭了。”

赵云澜的表情沉了沉。

废弃商场,恐怖悬疑小说家。

取材……

“走,去耀东。”

耀东离作家的住处不远,走路就能到。这是一栋挺大的建筑,设计很有现代感,外观气派。但据说建造时开发商破产跳楼,就成了烂尾楼,搁置了好多年才重新改建,陆陆续续做过写字楼开过餐馆。

但不知为什么,这栋楼里不管什么生意都做不下去,随着耀东也关张,彻底成了废楼。

靠近耀东时,赵云澜突然感觉安静了一路的明鉴折腾起来。

那就是对了。

 

“2018年1月17日早8点10分,福星路光耀商场执行任务,执行人,林静。”林静突然把镜头挪向旁边,“诶领导你也来,还有沈老师,看镜头,笑一个——”

赵云澜:“滚。”

林静:“领导,给我留个你俩的合影,我拿来祖传!”

赵云澜:“放屁,就你那染色体还指望能传下去?省省吧。”

最终林静的自拍里只捞着沈巍半个背影……和赵云澜的屁股。

“小郭,咱俩……小郭!”

郭长城早就悄没声地跟着赵云澜走了。

 

站在“耀东”气派的大门前面,赵云澜就感觉一阵不舒服。扑面而来一股股阴沉的味道,连沈巍都皱起了眉头。

“不干净。”沈巍低声道。

“何止,真够热闹的。”赵云澜道,“风水一塌糊涂,怎么聚阴怎么建,这破楼能开得起来商场才是怪了。”

现在的商人少有信风水,建筑只管好看,因此动土时出过不少事。但这行业金光闪闪的,多少人前赴后继,那点阴影里的事也就悄悄被掩盖了。

进了楼里,赵云澜把作家放出来,让他带路。

其实这也不完全是废楼,一层的星爸爸咖啡厅和地下三层的停车场还在苟延残喘,所以大楼还有电,甚至电梯还能运行。

作家直接带着他们进了电梯,这电梯看着挺新,连包装膜都没完全撕掉,看样子投入使用也没多久。

作家颤抖的手点在“B2”上,半透明的手指穿了进去。

赵云澜按下电梯,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作家残破的灵魂上仿佛每一寸都烙上了恐惧,实打实的刻在灵魂深处——但他都死透了,能有什么怕的?

猛地,赵云澜脚下一震。

伴着惊心动魄的“哐当”巨响,电梯竟然停住了!

随即,头顶的灯忽明忽暗,电梯显示屏开始胡乱闪烁,整个电梯壁发出“嘎吱”怪响,是一种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像用指甲刮过黑板。

沈巍贴紧赵云澜,斩魂刀几乎要出鞘。

但只是一瞬间,显示屏又恢复到正常数字,灯颤了几下之后亮了,电梯安安稳稳下沉。

几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发白的脸色里看到了不同寻常。

 

最终电梯停在了B2层,电梯门打开时郭长城的小电棒闪了个火花,差点燎了他赵处的大衣。

赵云澜掏出手机看了眼,不知道是因为在地下还是别的什么,信号已经不在服务区。

这层原本驻扎着物业之类的部门,整层的灯竟然都亮着,头顶上方布满了各种黑漆漆的管道,每间房门都紧闭。这里废弃半年,一地灰尘上竟然还布满了脚印。

“据说附近会有流浪汉住在这里,看来是真的。”林静道。

作家自从来到这一层,脸上就露出了更加不情愿的表情。他缓慢地飘在一旁,肉眼可见地瑟瑟发抖。

“别怕。”一路都没怎么开过口的沈巍低声道。

他讲多了课,声音低缓清晰,带着一些与生俱来的冰冷和威严。

但作家奇异地被他安抚了,稍稍冷静了一些,却也不敢回头跟沈巍道个谢。

整个地下二层都安静得可怕,偶尔不知从哪个仪器上传来“滴”的一声响,乍然打破安宁,把人的神经狠狠绷那么一下。

“赵……”郭长城抖着声音在赵云澜身后:“赵……赵吱吱吱吱吱吱……”

赵云澜头也不回道:“吱什么吱?让你吱声了吗?”

“赵……处,那,那是,什……什么……”

赵云澜一看,郭长城指着墙上一个奇形怪状的黑影。

影子?不……灯在他们正头顶,怎么照也不会把他们的影子照到墙上去。

但那影子跟着他们一起移动,赵云澜停下之后它也停住了。

赵云澜觉得不太妙。

只见那影子越胀越大,在墙上像是沸腾了似的翻滚起来。

下一刻,它竟然从墙上剥离下来,“站”在了地上,然后冲着郭长城的面门飞去!

见状沈巍眼疾手快地把赵云澜捞进怀里,林静撤开的时候还不忘喊上作家的魂。

“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凄厉的喊声和冲天的白光交织,顷刻间就把那东西穿了个透心凉,碎成八百瓣。

刚站稳的赵云澜:“……”

还是郭长城有本事,惊悚片能给演成喜剧片。

 

作家最终停在了一个防火通道前面。

电梯停运的时候,这个防火通道可以直接通往地面的广场,通道的门异常厚重,隔绝一切光源和声音。

作家站在通道前,安静了没多久的躯体颤抖到几乎痉挛,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在门后经历了什么?

赵云澜和沈巍对视一眼,刚要推开防火门,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粗粝的声音:

“……你们是谁?”

郭长城的小电棒差点就脱了手。

作家浑身一震,抖得几乎溃散了,赵云澜赶紧把他召回明鉴里。

赵云澜转身,只见旁边一扇门开着,里面依稀亮着灯,走出来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眼神却异常地亮,警惕地打量他们。

“打扰了老伯,我们下来找厕所。”赵云澜立刻哈腰赔笑,“这不是迷路了吗。”

“这层没有厕所。”男人目光一斜,“去楼下的停车场找吧。”

“诶诶诶,对不住打扰了。”说完赵云澜带着几人原路返回,然后直接回了地面。

一出电梯,赵云澜立即掏出手机拨通电话。

“喂?小刘?让你们队长接电话。”

 

03

“……麻烦了,嗯。你们尽快。”赵云澜捏了捏眉心,“诶等等,你们注意一下……地下二层的卫生间。”

郭长城奇怪道:“地下二层不是没有卫生间吗?”

林静道:“有,我在电梯口看过地图。”

“那为什么……”

林静充满母爱地撸了一把郭长城的头发。

“小郭,你是不是以为,这个案子是因为冤魂作祟?”

“难道不是吗?”

赵云澜挂了电话回头,眼神难得正经,竟然称得上深沉:“你记住,人永远比鬼残忍,也比鬼难办。”

不久后刑侦队赶到,赵云澜等人先回了特别调查处。

赵云澜疲惫不堪,靠在沈巍身上睡得昏天黑地。

 

天色将晚时来了电话,说抓捕嫌疑犯四人,“但没等我们搜到那个卫生间就突然起火了,火源都不知道是哪,特别凶……”

“我明白了,麻烦你们。”

挂掉电话,赵云澜敲了敲明鉴的表盘道:“你是不是想起来了?”

明鉴的红光微微亮了一下。

“兄弟,死生有命。”赵云澜点了根烟,袅袅升起的烟雾当中疲惫的神情若隐若现,“古人蒙了冤屈上衙门击鼓,你连死了都能找到我这儿。不管你受过什么,委屈你了。”

至此明鉴安静下来。

片刻后赵云澜一愣:“别哭……”

却无论如何也安抚不了那个颤抖的灵魂。

 

05

作家从明鉴里出来,冲着赵云澜深深鞠了一躬。

赵云澜摆摆手:“你做得挺绝啊兄弟,你魂魄不全,现在遗体又没了,入轮回这事连走后门都没戏。怎么着,你是想在外边飘着呢,还是……”

作家愣了愣,再次深深鞠了一躬。

赵云澜明白了,喊来汪徵:“小汪,这是咱们新同志,是个作家啊。要知人善任……诶等等。”

作家:“?”

赵云澜笑逐颜开:“小同志,我给你个任务。”

作家:“……”他直觉并不是什么好事。

最后赵云澜把自己那份报告交到了作家手里,心满意足地目送他走了。

 

06尾声

已是暮色四合,那几个人早都下了班,并且很有眼力见地没有来给赵云澜请安。

赵云澜走到窗前,撩开窗帘,月华遍洒,是一弯如钩的新月。

死生有命……世事无常。有盈必有缺,有因必有果,有得必有失。

“在看什么?”耳边传来低沉的嗓音,沈巍从身后把他轻轻揽进了怀里。

赵云澜索性卸掉力气,往他怀里一靠:“看月亮,就跟咱家大庆啃了似的。”

沈巍的唇在他颈边将贴未贴,闻言轻笑,温热的气息扑在赵云澜脖子上。

赵云澜被他撩得头皮发麻,从沈巍怀里挣出来,转了个身,拉过他两只手重新放在自己腰间。

赵云澜拿下沈巍的眼镜,扔到办公桌上。

他一直觉得沈巍的眼睛漂亮,除了形状好看,那深潭一样幽深的颜色,像他这人一样鲜少泛起波澜。但在赵云澜面前,那深潭轻轻松松就能被搅起惊涛骇浪,或者温柔地摇摇晃晃。

或者像现在这般有点湿润的……

赵云澜眯上眼,微微倾身。

嘴唇相触的一刻,赵云澜感觉腰上的双手收紧了,灼热的温度几乎穿透了他的衣服。

然而含着沈巍的唇逗弄了片刻,赵云澜又向后退去。沈巍不肯放,搂着他往自己怀里压,赵云澜从喉咙里滚出一声低哑的轻笑,抵着沈巍的额头道:“轻点,腰断了。”

然后他双手环上沈巍的后颈,任由沈巍紧紧拥着他,重新落下的吻带着啃咬的力度。

片刻后,凶猛转为缱绻,沈巍的舌尖轻轻扫过赵云澜的嘴唇,赵云澜反客为主地撬开了沈巍的牙关,把他的舌尖“请”回去,纠缠在了一起。

等到喘息声已经变了味道,沈巍的手顺着腰窝开始向下游走,两人的唇才微微分开。

“先……嗯……回家……”赵云澜半边身子都酥了,不知是因为缺氧还是什么,眼角泛起桃色。

沈巍应了一声,把他重新搂紧,二人双双消失在办公室里。

只剩窗帘被风扬起,一弯银钩若隐若现。

 

明月年年望相似,清辉代代照故人。

 

生死疲劳·全文完

 

一个巨长的P.S.

关于剧情:

写得有点隐晦了,大概是,作家去废弃商场取材,在防火通道里被犯人杀害,抛尸在厕所,鬼魂出去之后找了云澜报案。最后作家恢复了记忆,那把火是他放的,想让自己的遗体安息。

还有废话:

*作家的原型是我自己,这商场就在我家隔壁,我有一回进去找厕所,被吓得屁滚尿流……当时就觉得不管是鬼故事还是谋杀案,这都是个好地方啊……

妹子们千万不要单独到那种完全没人的地方去找厕所,我心有余悸,我一定是被膀胱精霸占了脑子。

*这个作家死得不痛快,非常、非常、非常的惨,不然他也不会一把火把自己烧了。至于有多惨,我不忍心写,各位自己脑补,总之遗体不可能是完整的。

*我是真的剧情废……QAQ改得吐血了,也不知道看不看得懂……鬼故事也并不吓人……大家看个乐呵,就当我拜个早年……

最后最后还是求评论啦!!!!!比心心!!!!

评论(26)

热度(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