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冷雨

微博@前尘冷雨
不知名墙头蹦迪小号
背景@倾城沧海

【长顾】从冬

时间线接原著结局。

冬天这篇来啦,没错还差一个夏天,待我夏天来写吧哈哈哈,到时候就成一个系列啦。

一块有点坏的小甜饼,小心下嘴,食用愉快~

正文:

隆冬腊月,安定侯府。

顾昀躺在廊下的躺椅上,眯眼望着被轻雾笼罩的太阳,不刺眼,像个咸蛋黄。

他的躺椅是请葛晨设计,长庚给他做的,烧一丁点紫流金,可以一直保持温暖。

顾昀早年就是耗着命在打仗,伤筋动骨不说,五脏六腑也没几个完好。这些年一到阴天,尤其是冬季,他就浑身疼痛难熬。

安定侯也不是玄铁打的刀枪不入百毒不侵,陈轻絮说他底子被掏空了,只能慢慢调养。

连陈轻絮都这么说,找别的医生也没什么必要,长庚只严格按照吩咐给顾昀调理,有太阳时让他多出去晒一晒,冬天怕他受凉又给他做了保暖的躺椅。

这个躺椅深得顾昀喜爱,他倒是越来越会享受。去年终于躺坏了一把,今年长庚又给他做了个新的。

顾昀身上盖着自己的大氅,身子被躺椅烘得暖洋洋,就有点昏昏欲睡。

迷糊中感到有人接近,顾昀闭着眼,脑子却登时就清醒过来,肌肉瞬间紧绷。

实在是在军中待得太久,那份警觉性刻在了骨子里。

但下一刻顾昀就嗅到了淡淡的安神香的味道,浑身又放松了。

他感到长庚在他面前站定,好像看了他一会儿,又给他掖了掖大氅,然后缓缓凑近……鼻息扑在了顾昀脸上。

随后,唇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好小子玩偷袭!

顾昀忍了忍,实在没忍住,睁眼看见长庚泛红的脸和已经红透的耳尖。长庚和他对上视线,顿时整个人都乱七八糟了。

偷袭也这么怂!

顾昀眼睛眨了眨,重新又闭上了。

“没醒呢,你继续。”

长庚:“……子熹。”

半是嗔怪半是撒娇,顾昀愣是被他这一声给叫酥了。

他一脑袋官司地睁眼爬起来:“你多大了?我怎么记得你小时候就这么给我撒娇的?”

“不会,我小时候多轴啊。”长庚笑道。

顾昀想想也是,这死孩子小时候倔得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让他撒个娇能要了他命了。

顾昀奇道:“那你不是越活越回去了?”

“不啊,小时候那是倔,也担心被乌尔骨控制,”长庚把手放在躺椅上暖了暖,才敢握住顾昀被烤热的手,“现在是顺从本心而已。”

都快忘了这孩子打小就惦记着他义父呢。顾昀翻了个白眼。真孝顺。

顾昀往旁边挪了挪,给长庚腾出半张椅子:“你陪我躺会儿。”

这椅子做得大,顾昀在上面躺得四仰八叉撒泼打滚都没问题,躺两个人绰绰有余。

长庚摇头:“不了,我身上冷。”

谁料顾昀一把抱住他的腰就把他薅到了椅子上:“年纪轻轻的你冷个屁。”

顾昀的大氅兜头盖脸地糊到长庚身上,带着股淡淡的药香,那是这么多年以来最让他安心的味道。

长庚僵直了片刻,感到身上暖了不少,才贴过去,任由顾昀把他揽进怀里,嘴唇在他额角贴了贴。

“歇会儿,陛下。要过年了。”

长庚的脸埋在顾昀臂弯里,嗅着他身上的味道,顺从地闭上了眼睛。

梦里好像就走过了几十年的光景,他和顾昀在侯府的一幕幕如同走马灯般闪过去,新帝继位,长庚退位,沈易的孩子都成亲了,沈易的孩子都有了孩子……

他们一同年华老去,两鬓斑白,仍然依偎在一起。

长庚从顾昀怀里爬起来,他的头发几乎全白了,面容甚至有些苍老,但扔能看出一些当年的风姿。

长庚喊他。

顾昀没有动。

他的身体被躺椅烘得温暖,但却有点僵硬。

长庚脑子“嗡”地一下炸了,把顾昀搂紧,不停晃他喊他亲他,往常顾昀早该起来骂他烦了,但顾昀的眼睛怎么不睁开呢。

顾子熹?

顾子熹!

长庚抱着他良久,脑子里有点空。他知道这天是迟早……但迟早……总不该这么早……

……你就忍心让我独活?

……

“……长庚?长庚?”

长庚猛地坐起来,脸上还带着泪痕,差点从躺椅上翻下去,被顾昀搂着腰堪堪拉回来:“做噩梦了?怎么那么大动静……唔……”

长庚抓着顾昀狠狠亲下去,毫无缱绻可言。抓着手腕的力道大得让顾昀皱了皱眉,但他丝毫不反抗,任由长庚几乎叼着他啃咬,另一只手在他背后轻轻拍抚。

片刻后,长庚松开,看见顾昀唇上的血色才像惊醒一般,一边道歉一边用袖子给他擦,反被顾昀捏住了手。

“怎么了,你是不是……”顾昀有些担忧,怕他的乌尔骨还有什么变数。

“不是,普通的噩梦而已。”长庚道。虽然让他肝胆俱裂,但只是个噩梦而已……

顾昀神色微松:“唔,那就好——沈易是不是要来了?”
“他来信说这两天就到。”

“好。真是要过年了。”顾昀笑了笑,“走,给他们准备点年货去。”

“诶。”

他们走后,院子里下起了雪,当夜又刮起了风,正开的红梅落了一地。

满地殷红从冬而去,如血如泣。

幽香满径,美不胜收。

从冬·完

p.s.
如果大家看完有点堵得慌那就对了,我写得也很堵心……

顾昀的身体好像大家都很默契没提过,但我总是忍不住插自己刀:他那个破烂一样的身体能撑多久?

这篇本来是个刀,但动笔时觉得我还没那么抖M也不想报复社会,就还是个甜甜日常,就是可能有点毒……

其实如果我告诉你们,开头结尾才是长庚的梦,中间是他清醒了一下呢?【顶锅盖
没有没有不会的我真不想报复社会,虽然写得比较含蓄结尾也很鬼畜,只要大家相信是he就是he……

依然求评论啦!!!!!

评论(57)

热度(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