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冷雨

微博@前尘冷雨
不知名墙头蹦迪小号
背景@倾城沧海

【镇魂】梦长夜多(巍澜,没车)

从暑假拖到寒假这是第五遍重写,他俩憋坏了我也崩溃了……算是庆贺剧播出……吧。

校园纯情恋爱2000+,成年人时间4000+

祝您食用愉……我给大家拜年了!!!

正文==========

龙城这一年冬天没下雪,空气里飘着潮润的寒意,仿佛能闻得见不甘心的雪味。

赵云澜裹紧了他那件走路能带风的长款大衣,感到今年的北风就是在教他们这些装逼犯做人。

他借着围巾挡脸混进了龙大,缩着脖子钻进教室,挑了最后一排角落的位子坐下。

教室里有暖气,赵云澜就把围巾摘下来团吧团吧塞进抽屉里。这时候教室里已经坐了一大半的学生,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聊天,偶尔有女生飞快地回头看向那个角落,然后转回去叽叽喳喳,接着是好几个女生再“不经意”地回头看过来。

可惜赵云澜一点也没感受到这些目光,他闭着眼靠在椅背上养神,眼底青黑一片。

年关哪哪都不安分,鬼造作起来处里案子多了不说,上面还有一堆年末材料要交,熬个把通宵都是小事。沈巍那边则是期末,也是最忙的时候,两人各自忙乱起来竟然只能匆匆见几面。

等工作告一段落,赵云澜终于没忍住,上午把事情了结,中午就早退了。

突然,教室里的噪音分贝减半,然后迅速安静下来,赵云澜睁开眼,只见沈巍抱着教案踏进了教室。

这时坐他旁边的女生似乎是终于等到他醒了,凑过来问他:“同学你是哪个系的呀?”

赵云澜的眼神落在沈巍身上就没挪开过,信口胡诌道:“数学系。”

女生愣了一下:“数学系怎么跑来修沈教授的课了……”

赵云澜终于看了她一眼,带着笑意的眼神看得小姑娘胸口小鹿乱撞。

“因为你们老师好看。”

沈巍把教案放在讲台上,突然一顿,眼神直直看向了教室的角落。

那女生还在不依不饶地要赵云澜电话,赵云澜没搭理她,冲沈巍远远地一挑眉,没放过沈巍飞快压下去的笑意。

“上课。”沈巍嗓音低沉,和赵云澜说话的时候是柔和的,讲课时却隐隐有点威严,还有点刻板。声音听起来不大却能让教室里所有人都听清。

学生们纷纷摊开笔记本,赵云澜左右一看,只能从大衣口袋里掏出工作笔记,翻过前面张牙舞爪的字迹,打开到空白的一页,装模作样地记了个标题。

“诶同学。”那女生仍是不死心,显然不信赵云澜暗示的自己是个基佬,“听说沈老师已经结婚了,和爱人感情很好的。”

讲台上站的笔挺的老师眼光若有若无地扫过后排,赵云澜浑然不觉,撑着脑袋似笑非笑道:“哦,所以呢?”

“所以你……”

“没办法,我对你们老师一见钟情,哪怕是偷偷看着他……我也心满意足了。”赵云澜说着垂下头,一副痴情又伤心的样子,双手在桌上攥紧——正在拼命把笑憋回去。

那女生被他演出来的哀戚给震惊了,还没等说话,就听自己的名字被老师不紧不慢地点到,她浑身一抖,腾地站起来。

“请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被沈巍注视着,女生莫名觉得脊背发凉,刚刚被点的名字里似乎也含着点杀气腾腾。此时全班同学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她是真没听课,涨红了脸说不出话。

“请坐,好好听课。”沈巍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他顿了顿,又补了一句:“你的论文提前一个月截止。”

那女生都快哭了。

赵云澜终于没憋住,冲着墙“噗”地笑出来,然后装作咳嗽掩饰过去。

最后直到下课,那女生愣是没敢再吱一声。她不知道哪惹到老师了,沈巍看她的目光跟要剐了她似的。

 

赵云澜是真的累惨了,加上天生和课堂犯克,一个半小时的大课,他左掐胳膊右掐腿,还是没能撑过一个小时,趴在他写了个标题和“沈老师真帅”的笔记本上睡死了过去。

所以那堂课的学生始终不能明白,为什么他们沈老师讲课讲到一半,声音突然减小,最后二十分钟干脆让自己画书整理笔记。

赵云澜醒过来的时候教室已经空了,夕阳透过窗户打进来,金灿灿地落在身边看着他的人身上。

他趴着没动,迎上沈巍柔和的目光,轻轻绽开一个笑。

沈巍拨开他额前的碎头发,低声问他:“今天回不回家?”

“回啊。”赵云澜起来,拢了拢身上盖的沈巍的外套,张开双手,“饿了。”

沈巍把他搂过来,任凭赵云澜没骨头似的趴在他身上:“想吃什么?”

“嗯……”赵云澜想了想,“麻辣烫。”

“不行。”

赵云澜难以置信地从他怀里爬起来:“为什么啊沈老师?放学吃麻辣烫不是校园恋爱的标配吗?你不想和我谈一场轰轰烈烈的师生恋吗?”

沈巍像被他“师生恋”三个字扎了一下,耳根有点发红,仍然面不改色地坚持道:“你胃不好,不能吃辣。”

“那火锅呢?”

“清汤可以。”

赵云澜用一种见了鬼的眼神觑着他:“清汤火锅能叫火锅?”

沈巍仍不让步。

赵云澜一咬牙:“鸳鸯!这是底线!”

 

从学校附近的火锅店回家,沈巍显然心情很好。

“你跟小姑娘吃的什么醋。”赵云澜一想到刚才的奇遇也想笑,他们在火锅店遇见了被沈巍罚的那个女生,小姑娘一见沈巍,脸“刷”一下就白了,再一看见被他牵着的赵云澜,脸色五彩斑斓别提多精彩了。

沈巍把他沾了火锅味的大衣放到洗衣间去。“我也没办法。”沈巍说,“从我对你一见钟情开始,就不想让别人看到你。”

赵云澜一愣,原来沈巍那时候听见了。

这句话让赵云澜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在心里反复咀嚼出了一嘴酸苦。可能再没有一个人像沈巍一样待他了。

沈巍从浑浊的幽冥里开出一朵情花,却出淤泥而不染,把情意原形毕露地献到他跟前,从不留余地。

赵云澜从身后抱住他,贴在他耳边放软了声音道:“你怎么不早点来呢?我只要见过你,还有别人什么事儿啊?”

沈巍听着身后的心跳声想,他哪敢。整颗心都不要了,他拿什么来赌。

沈巍把累成一条死鱼的赵云澜抱去浴室清洗,两人收回真身——还是短发好洗一点。

期间赵云澜很严肃地跟他讨论了在床上的称呼规则,说再瞎叫唤就不客气了。沈巍一口应下来,然后给赵云澜热了一杯牛奶暖胃,抱着他睡下了。

其实这只是普通又不普通的一天,反正梦还可以做,夜还有很多。

 

END

 

一句话番外:接下来的几天赵云澜迅速后悔了,火锅和上床之间,果然他娘的只能选一个。

p.s.求蓝手红心~求评论啊啊啊~~~

评论(138)

热度(3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