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冷雨

微博@前尘冷雨
不知名墙头蹦迪小号
背景@倾城沧海

【桃花债】衡文

想找找我心里的衡文,他出场桃花里那一笑真是风华绝代

01

宋珧同我道,凡间有云,只羡鸳鸯不羡仙。

我便笑。

他看我一眼,说:“笑什么,你别不信我,我倒真不是很想做神仙。”

我拿扇子敲他:“做神仙的无病无痛,长生不老,你又如此清闲。是诓我罢。”

宋珧悠悠一叹,我就知道,他又要将他那点陈芝麻烂谷子倒一倒——他那心仪的青楼姑娘收了他的礼,转头嫁了人。

他今儿这口气叹完了,却没立刻开口,片刻后落寞道:“她说,我口口声声说情,其实并不懂什么是情。”

我拍拍他后背:“这有什么,我也不懂。”

不懂才好。那玩意儿,神仙挨不得。

02

宋珧领命下界棒打鸳鸯,这一下子便少了个人腻在我身边,耳根子清净不少。

太清净了觉得闲,我也不爱上谁府里坐,四处逛一逛作散心。

逛到了命格那儿,命格在他尘世镜前笑得胡子乱抖。我见他笑得很是可疑,过去一瞧,镜中两个人浑身湿透,躺着的是天枢星君的样子,抱着他的是谁,不言而喻。

命格说,宋珧不愧是凡人升上来的,凡间情情爱爱,懂得很。

我打开扇子晃了晃,笑着摇头:“他?他不懂。倒是惯会装的。”

我禀告玉帝,宋珧一人在凡间,又是凡胎,恐打不过那南明帝君,我与他知交好友多年,下去帮他一把。

03

玉帝自然是准了。

我捏了个假身份,名字还是宋珧起的,叫赵衡。我在他府上住下来,时常能见着他,自然也时常能见着天枢星君。

宋珧的性子我晓得,心软得一塌糊涂,见天枢的身子骨弱不禁风,定是要多加看顾。

只是那日夜里我睡着,觉出妖气,正要除时听他道,帮了天枢再来帮我。

我是仙体下的凡,仙力傍身,这千年修为都没有的狐妖怎么就能奈何我?他照顾人上瘾了吧,哪需得他帮我。

想想,我躺着没动。他爱帮就让他帮去罢。

哪想他一来,一个电诀险些把狐狸劈熟了。

04

他气走了狐狸,格外话多,我闭上一只眼都能瞧出来:他不自在。

他越是不自在,我越是欣喜。给他知道又要说我不厚道。

他瞧着我胸口半天,我坦荡荡任他瞧,他终于是没忍住过来给我拢上,振振有词:“我守在清君身边几千年,这些天还每晚睡一张床上,我还没干的事情,倒叫一头毛团全干了,心中甚痛甚痛。”

我心说再给你几千年你也干不出。

“那你我做些它没干的事情可好?”

狐狸想干但没干的事多了,我虽生在天上,人间的事该懂还是懂一点。宋珧怔愣一瞬,我就知道他要逃。

我一度不明白他这是个什么态度,本清君的仙友有那么几位,别个还不是该亲近就亲近,挨在一起喝酒也可。只有他向来如此。我离得远了,他凑上来,我近些,他就逃。

所以趁他没回过神,我贴了上去,触上了他的唇。

我心里还打着鼓,他这层薄得看不见的窗户纸让我给捅了,他又要寻个什么理由来给我做朋友。

宋珧被我诱得深入,我再向前走一步——他将我推开了。

又逃了。

05

我瞧着南明帝君劫走天枢星君,两个凡人斗我等,竟给他们逃了。

见那相携而去的身影,我想起宋珧说的,只羡鸳鸯不羡仙。

仙又怎的,仙人没心么?

06

初见宋珧是在莲池边,我蹲着,他站着。我回头时看见他,好灿烂的一个人。王母那一园子桃花,只能拿来衬他。

依着这个我化出了一片桃花林,等在这里邀他入梦。

宋珧迷迷蒙蒙地来了,见了我,恍然大悟。

我笑吟吟地朝他伸出手,三千桃花随风而动。

“衡文。”宋珧抓了我的手,却用力把我扯入他怀中。

我愣了。这回他不拿着窗户纸当城墙了么?

他环上我的腰,低头就吻了下来。

07

宋珧中意的那姑娘没说错,他的确不懂情。

譬如莲池边上看着我发傻的宋珧。

譬如成天往我微垣宫里跑的宋珧。

譬如要烤那狐狸的宋珧。

千年又千年,他欺我不懂情,自以为藏得好。

但他见了我,从不知道如何把他弯弯的嘴角压下去。

08

千年又千年,我欺自己不懂情。半池清莲三千桃树,我眼里的千千万万景,身边总还有另一个人。

于是纵使眼里万般灿烂,又只能衬他去了。

评论(64)

热度(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