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冷雨

微博@前尘冷雨
不知名墙头蹦迪小号
背景@倾城沧海

【舟渡】点滴与天明

新番外小费渡我能嗑到头掉,太可爱了吧他!这篇脑补比较多,和原著也许有那么一点出入,就当架空了

依然是日常,提前给费总过生日了~

=========

01

费渡在客厅里抱着笔记本电脑随意地翻看助理的信息,顺手处理几份文件,不过相当心不在焉——他的目光屡屡下移,电脑右下角的时钟显示着7:34,而他家那位说过今天七点左右能赶回家。

他俩昨天刚去了超市填充冰箱,费渡已经把肉拿出来解冻,蔬菜也处理好了,主厨却姗姗来迟。费渡并不会因为这个打电话催他,但是稍微有点烦躁,只有一点。

第三十来次瞟向时间的时候,他终于听见了皮鞋踩在楼梯上的声音。

骆闻舟拿钥匙开了门,看见费渡大爷似的靠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个电脑,活生生一个网瘾宅男,充其量比一般肥宅好看点。骆闻舟嗤之以鼻。

费渡敏锐地嗅到了一股水汽,抬头看骆闻舟正在挂的外套,有点潮润。费渡问:“你没带伞?”

骆闻舟随口答道:“这种小雨打什么伞……”随后他突然意识到什么,补了一句:“我不打可以,你出门前必须看天气预报,有雨就得打伞。”

费渡:“……”这双标现场也只有骆闻舟这种城墙脸皮能若无其事。

骆闻舟一边走一边碎碎念:“你头发那么长淋雨干不了,感冒怎么办,你又不肯去医院。唉你看看你那样子也不知道干点活……”骆闻舟说着进了厨房,打开灯,实实在在地愣了三秒后回头:“费总,我觉得咱家厨房这德行骆一锅造不出来。”

费渡面不改色道:“它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扣晚饭。”

骆一锅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命运即将被安排,从窝里炸着毛杀出来,被费渡一眼瞪了回去。

“你还是别干活了。”骆闻舟取下围裙系上,痛心疾首道。
资产阶级都是吃软饭的,费渡心安理得。

厨房很快传来了菜下油锅的声音,费渡把根本没怎么动的电脑放下,靠在厨房门边看骆闻舟熟练的炒菜动作。

男人的背脊很宽阔,挂着人口普查送的蓝色围裙有点滑稽……费渡突然想起来,第一次看到的这个背影还没有这么靠谱。

02

骆闻舟的厨艺是在某段时间突飞猛进的——费渡高三那年。

费承宇从不关心儿子的学习和生活,家长会都是陶然和骆闻舟轮流去开,很多普通家庭的娱乐活动也是他俩带着费渡去的。

比如逛超市。

费渡第一次逛超市还感觉挺新鲜,陶然带他去看零食,费渡接受的教育不允许他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骆闻舟倒是买了不少,最后便宜了市局那帮米虫。

费渡高二期末考完的家长会,老师单独找了陶然,强调了无数遍到了高三要关怀考生的身心,做好后勤工作和物质保障。陶然听得一脸为难,他给骆闻舟说了之后,骆闻舟比他还为难。

虽然费渡不像身心有毛病的,但高考生都是保护动物,费渡常年独居在那栋大别墅里,吃不好睡不好的,怎么扛住高三的压力?

陶然严肃地转达老师的话:“那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所以从那以后两个未婚男人开始研究起了育儿经,针对高考生这种活祖宗。

费渡挑食挑得惊天地泣鬼神,但陶然做饭属于那种神仙也救不回来的,宗旨就是吃不死人,骆闻舟实在对他没有什么幻想,只好自己围上围裙开始学做饭。

那时候骆闻舟已经搬出来独居,怎么炸厨房都不会被骂,炸了那么三五次也就勉强能做出点东西了,再上网搜食谱不断精进。

第一次活体实验是费渡十七岁生日,正值暑假,骆闻舟就把费渡接到家里来,让费渡点菜,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骆闻舟可能是有点天赋,陶然吃得差点痛哭流涕,费渡也勉强动了几筷子。

从此他俩就承包了费渡高三的伙食。

后来费渡对自己高三伙食印象最深的是,陶然隔三差五下了班会去学校看他,经常拎一桶海参炖汤给他当加餐。费渡推拒几次也推拒不掉,只好每次都乖乖喝完,在自己心中的账里记上这笔很大的人情。

海参汤不是简单煮一下,调味去腥都做得不错,费渡再怎么挑剔也能接受。毕业之后他没再喝过,偶尔想起来还有点怀念。

直到很多年以后,有一次有人给骆闻舟他爸送了一堆海参,他爸吃不完给骆闻舟了一些,骆闻舟当晚就拿来煮了汤。

费渡喝了一口有点惊讶,听见骆闻舟说:“你高三那年我和陶然攒钱买了一箱海参,我还天天给你煮汤,陶然送的,记得吧?”

费渡愕然:“你怎么自己不来给我送?”

骆闻舟掀了他一眼:“你不是讨厌我吗?”

费渡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心里给骆闻舟单开了一个账本……在“游戏机”“小白花”之后,添上了“海参汤”。

03

费渡成年的生日在高考后。

他在学校办过集体成人礼,费承宇没去,他一个人过了成人门,感觉也没什么特别的。

可以买酒、去网吧、用自己的身份证号注册游戏,比“成年”这个概念更有实感。

母亲去世之后他拒绝再在家开生日聚会,十八岁的生日他只打算去墓地看看,普普通通地吃顿饭就算完。

结果当天做饭阿姨家有事,他就干脆连吃饭这步都跳过去了。

费渡那时候没拿驾照,但已经学会了开车,他一个人去墓地待到暮色四合,回来的路上碰上下雨,堵到了天色黑透。

他意识到自己饥肠辘辘,从身体健康的角度考虑也应该去觅食,但他就是懒得吃。

这时候他想起去年骆闻舟请他去吃饭,费渡觉得叫“试毒”比较合适,虽说骆闻舟的菜做得不赖,但费渡看不惯他很久,对他的菜也相当挑三拣四。

但是和当下处境完全不同,回忆里骆闻舟家的餐桌,竟然蒙了一层淡淡的柔光,餐桌旁两个爱心泛滥的年轻民警也加了柔和的滤镜。

——费渡书桌旁边有个挂钟,但他常年看手表,很少看那个钟,所以想到房间的摆件,通常不怎么记得它。还是有一次钟坏了拿去修,费渡偶然习惯性地转过头发现那里一片空白时,才终于想起他房间里有个钟。

而骆闻舟对他大抵如此,比起陶然很少出现在他面前,但在这种阴冷的夜里,费渡也能想起来,那人就算骄傲自大目中无人,也给了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关心。

家里常年阴沉潮润,费渡不愿意一个人在房间里待着,就坐到露台上去看闪电,他一边看一边和老天爷下注,十二点前雨停就十二点睡,不停就坐到天明。

不过这一注他没等到开奖。

七八点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费渡从猫眼看出去,意外地发现是陶然。

打开门,陶然歉然地说:“本来想早点来接你,但闻舟出了点意外,路上又堵……”

费渡也不知道怎么稀里糊涂地就跑到骆闻舟家里去了。

陶然说的意外是骆闻舟办案时受了点伤,所以晚饭做得有点简陋,只有长寿面没有蛋糕。

那顿饭费渡记了很多年。

要说为什么,修好的钟被送回来以后费渡再回头就能正好看见它,而那时候费渡也正好遇见了一桌生日餐,刚好而已。

04

“闲的没事啊?”骆闻舟看到戳在门口的费渡,嫌弃道:“闲的没事下楼取个快递,差不多到了。”

费渡应了一声,准备穿鞋出门的时候听到厨房里骆闻舟吼了一声:“伞给我拿上!”

费渡:“……”

其实下楼之后看到那个“快递”,费渡已经猜到骆闻舟打的什么算盘。他的心脏有点酸软,小心翼翼地捧着盒子上楼,一开门就看到菜已经摆好,还做作地点了蜡烛。

他把盒子放在桌上,感觉背后缓缓贴上来一个人,估计连衣服都换了,身上竟然没有油烟味。

骆闻舟半圈着他,从他身后伸出手打开那个盒子,里面是个生日蛋糕,不知道骆闻舟什么时候瞒着他定的。骆闻舟记他生日比记自己的还清楚,他自己的说法是过了三十岁就没什么可过的了。

……可是二十多岁的人也没几个吃生日蛋糕的,这惊人的双标。

“生日快乐。”

费渡无声地笑了。

吃完晚饭,剩下的蛋糕放进冰箱,费渡自觉地去洗盘子。出来时发现骆闻舟靠在沙发上睡死了。

费渡费了半天劲把迷迷瞪瞪的骆闻舟弄到床上扒掉衣服。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雷声震天响,偶尔一道闪电就把屋里照得一亮,费渡头皮都发炸。

这样睡不着,于是费渡摆弄了一会儿骆闻舟的姿势,扯出他一条手臂横在床上,然后当枕头躺下,自觉地窝进了骆闻舟怀里。

雨一直下到天明。

05

第二天早上,骆闻舟一脸懵地爬起来,手臂先麻了半个小时。

END

*注: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虞美人·听雨》

刚从高三地狱脱身,一想到费渡也要过高三就觉得好好玩啊哈哈哈哈哈哈

老铁双击给个小心心!点个蓝手不迷路!顺便评论一下呗!不知名假主播给您折叠式鞠躬!

我是传送门

评论(115)

热度(1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