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冷雨

微博@前尘冷雨
不知名墙头蹦迪小号
背景@倾城沧海

【舟渡】walk of shame(车)

walk of shame是我近期最喜欢的一支口红,偏棕豆沙色,查了一下发现翻译也很有意思。
这是一个应援,我立过flag天翔配费渡我就开车【。
明天默读广播剧就要上啦,各位爬墙的女鬼都可以爬回来啦!!!!!

 

正文:

01

费渡作为刑警家属,一直对他们的轮班调休制度颇有微词。

然而这次骆闻舟和别人调了值班时间,加上放假,竟然凭空多出来一个三天的假期,费渡对此表示非常惊奇,让助理也给自己挪了一个配套的小长假。

放假第一天,骆闻舟就在床上睡了个昏天黑地日夜不分。醒来的时候发现卧室里还拉着遮光帘,但窗帘缝里的亮光隐隐透出来,显然已经日上中天。

而费渡穿戴整齐,正坐在他旁边看平板。

其实费渡提前订了一个郊区的温泉别墅,只是需要天不亮就出发避早高峰,但是他起床换好衣服之后看着骆闻舟并不安稳的睡容和青黑的眼圈,几乎是一秒也没多考虑就打电话取消了。

骆闻舟翻了个身,把手搭在费渡腰间。费渡关掉平板垂头看了他一眼,顺手拨开挡在他眼前的头发:“睡够了?”

骆闻舟眯着眼睛诚实道:“没有。”

费渡“嗯”了一声,很理解地说:“上了年纪的人的确容易缺觉。”

骆闻舟:“……”

“……可是老骆,”费渡似笑非笑道:“你平常睡觉也这么不设防的吗?知不知道我对你干了什么?”

“当然不是,市局那边都得随叫随到,哪有在你身边睡得这么踏实……”骆闻舟伸了个懒腰,不太清醒的大脑后知后觉地反应了一会儿,猛地抬头:“你干嘛了?”

费渡眼睛一弯,露出一个“费里费气”的笑——这格外欠揍的笑容骆闻舟居然有种暌违已久的感觉。然后费渡动作自然、状似无意地点了点自己的下唇:“唔……我哪记得。”

骆闻舟额间的青筋跳了跳。

反了天了!

骆闻舟翻身就把费渡摁进了被子里,费渡的长发散了一枕头,正用一种夸张的难以置信的表情瞪着他。

“装?”骆闻舟眉毛一挑,压低了身体,把他完全禁锢在怀里。

费渡挣了两下没挣脱,就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骆队,你队员知道你睡觉流口水吗?”

认识费渡这么多年,骆闻舟要是再看不懂他眼底狐狸一样狡猾的光,那多半是眼瞎了。骆闻舟瞥到被费渡推进枕头下面的平板,伸手就要去够,被费渡一把扯下来。

骆闻舟摁他的力气不大,被扯得身子一歪,骆闻舟生怕砸到费渡,就避了一下,趁这时候费渡已经把平板推得更远了。

骆闻舟气急败坏地扑上去压在费渡身上:“你要是敢把照片发出去我就……”

费渡眨眼:“就干什么?”

“你!”

骆闻舟刚起床,有一些男性正常的生理情况还没处理,又被亲密接触挑起了火,这会儿邪火下不去,只好愤怒地下床去厕所解决问题了。

被留在床上的费渡笑得像只偷腥的猫。

等骆闻舟洗漱完已经过了正午,他问费渡假期有没有什么安排,费渡正在整理被弄乱的衣服,闻言看了他一眼:“陪你算安排吗?”

这种随口就来的甜言蜜语骆闻舟已经能免疫了,他继续问道:“还有呢?”

费渡转过来笑着问他:“去不去民政局?”

 

02

费渡把车停在“民政局”门口,看着禁闭的大门和公告栏,遗憾道:“今天不营业。”

公告栏上写着:“设备检修,情人镜景区今日不开放。”——他们正在钟鼓楼附近,周围全是一脸遗憾的小情侣。

最后他们俩往前走了一段,到了燕城著名的胡同景区。正值暑期,景区人山人海,偶尔有举着小旗子的导游领着一列服装统一的旅行团路过。

骆闻舟作为燕城本地人,只有陪亲戚旅游才过来,费渡是小时候没机会,大了没兴趣,从来没来过。

两人混在成群结队的外地游客中间,骆闻舟突然来了兴致,问费渡:“你知道游客照怎么拍吗?”

费渡从没体验过这种拥挤不堪的的平民式旅游,摇了摇头。

然后骆闻舟把他拉到胡同口,那里立了个牌坊写着“xx胡同”,底下全是等待拍照的游客。骆闻舟看准时机把费渡推过去,举着手机道:“笑一个。”

费渡双手插在长裤里,露出一个随意的笑容,竟然有种明星街拍的感觉,闪瞎了不少路人的眼。

但骆闻舟摆摆手:“不对,手给我拿出来,左手叉腰。”

费渡:?

骆闻舟:“右手比个剪刀,对。”

费渡:??

骆闻舟:“别笑得那么邪性,牙露出来,僵硬一点,对!”

最后费渡看着那张教科书式的游客照差点扔了手机去洗眼睛。

骆闻舟还搂着他拍了一张自拍,发到他们队的私聊群,被正在值班的暴躁同事甩了一脸表情包。

这条胡同其实被商业化得很厉害,巷口的店里都是全国各地都能买到的纪念品,费渡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还有游客削尖了脑袋往里钻。

“扮游客就得紧着巷子口的店往里挤,就是不往里面的老店走。”骆闻舟一边给他科普一边拉着他在人群中随波逐流,“最好手上再拿个糖葫芦。”

费渡:“……”

他俩好不容易挤过了人最多的路段,到了老巷子人就少多了。

燕城老胡同通常七扭八拐还长得差不多,游客轻易不敢往里走,骆闻舟带着费渡拐进不少当地有名的小店,等他们再钻出来,天已经黑了。

此时骆闻舟手上已经拎了费渡喜欢的装饰品,他打包的小吃,喝的老酸奶之类的,颇有种陪女友逛街的悲催。

“我们差不多该……”

突然间,毫无预兆地,整条胡同两旁所有的店铺齐刷刷暗了下去,整条胡同瞬间陷入混乱,尖叫和咒骂四起。

以燕城的繁华,即使是深夜也会有各种各样的光,但整条街区突然停电时骆闻舟才真正知道什么叫“伸手不见五指”。

“费渡?”他喊了一声,身边没听到回应,骆闻舟的心一下就蹦出了嗓子眼,“费渡!”

黑暗勾起了他深藏已久的恐惧,他感觉冷汗都要流成瀑布了。

“费渡!”

然后他感觉微凉的手指握紧了他的手腕,身后传来令他安心的声音:“在。”

骆闻舟反手把他的手抓紧,回头就想训他:人这么多不知道跟紧我吗,我手上拎着东西那抓着我的衣角也好啊……

但是还没等他开口,所有的话就被人咽进了嘴里。

过了一会儿费渡吮了一下骆闻舟的嘴唇松开他,贴着他道:“诶,我成年都多少年了,丢不了。”

骆闻舟要训的话几次三番到嘴边……最后给他忘了。

人群骚动了一会儿就渐渐冷静下来,店铺里有蜡烛的点上蜡烛,没蜡烛的准备收拾收拾关门,游客也打着手电陆陆续续往外走。

骆闻舟一直没松开费渡的手,心慌的感觉时不时往外蹦一下。

“闻舟,你抬头。”

骆闻舟抬起头,常年被污染的天空已经不怎么能见到星星,但一轮明月安安静静地挂在天上,这时候显得格外明亮。

闹市乍然沉静,老胡同终于有了几分古意。

黑暗中他听到费渡轻笑的声音:“扮游客的最后一步是什么?”

“啊?”

半小时后,费渡把他拐进了附近最高级的宾馆。

 

以下内容支付一份猫粮即可查看

 

04

第二天骆闻舟没能如愿抱着费渡睡到自然醒,他是被费渡推醒的,费渡是被他手机吵醒的。

“喂老大?”郎乔的声音传出来,“来趟局里,有东西要你签字。”说完也不知道是不是清楚自己电话打得不是时候,飞快地挂了。

骆闻舟和费渡大眼瞪小眼,最后认命地穿上半干的衣服开车回了市局。

费渡被骆闻舟安置在办公室沙发上休息,骆闻舟问了两句案子的情况,郎乔始终低着头不敢出声,但肖海洋路过的时候奇怪地看了看骆闻舟,又看了看费渡:“骆队费总,你们这套衣服不是昨天的……”

“没事了案子进展顺利,我们先撤了老大!”郎乔一把拽过肖海洋飞快逃离了办公室,骆闻舟有点哭笑不得。

回去的路上费渡开车,骆闻舟补了会儿觉,车停的时候醒过来,发现不在自家的车库里。

费渡拉着他到了钟鼓楼情人镜景区,今天情人镜景区开放,又是人满为患,费渡问他:“还领证吗?”

骆闻舟低头看了看皱巴巴的衬衫叹了口气,打开了车门。

 

END

 

小番外:骆闻舟一直很想删掉费渡给他拍的黑历史,有一天终于拿到了费渡的平板,却发现锁屏是他睡着的照片,一线阳光照在他脸上,安静美好……而且很帅。

骆闻舟嘴上骂着小骗子,心里美滋滋。

 

p.s.动作戏太难写了,这是一个真情实感的吐槽

这是一个目录

评论(136)

热度(3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