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冷雨

微博@前尘冷雨
不知名墙头蹦迪小号
背景@倾城沧海

【巍澜】海楼

番外相关,纯属脑补

斗胆一摸,随便看看就好……

01

千年光阴过往前尘,沈巍很少回忆,但那些东西仿佛要和他作对似的,夜夜在他梦里翻天搅海。

——反反复复揉搓他非鬼非仙的身体中不该有的那颗凡心。

沈巍在锥心蚀骨的痛中睁开眼,魑魅魍魉退散,耳边传来海浪声声。

床上只有他一人,也无怪他会做那种梦。

沈巍摸到卷在床下的睡衣穿上,走到套房的小阳台,发现一点香烟的星火。

赵云澜撑着额头坐在藤椅上,知道沈巍走了过来,也不回头,只伸手握住了沈巍的手腕:“怎么醒了?”

说完也没等沈巍回答,径自说了下去:“我记性不好你知道,但很多事还是记得。”

沈巍听出了他那“很多事”的非同寻常。

看来今天受芥子影响神识动荡的的不止他一个。

“我在想。”赵云澜掐灭了香烟,在黑暗中准确地对上了沈巍的眼神,没了那层镜片,沈巍的眼睛更深邃,在赵云澜面前却是干净得近乎坦白。

赵云澜突然在他的眼神底下哑口无言。

“什么?”沈巍轻轻晃了下两人相连的手。

赵云澜笑了下:“没什么,你过来给我抱抱。”

02

沈巍在第一重芥子中醒来的时候,脑中还是赵云澜被气泡卷走那一幕。

他身边跌着斩魂刀,但他握住斩魂刀时却感不到与斩魂刀的联系,这把三界退让的神器现在安安静静躺着,和庙会上卖的塑料青龙偃月刀没两样。

沈巍拄着斩魂刀站起来,从未这么清晰地体会过头晕目眩和心律不齐。

他想着得去找赵云澜,抬头一看却发现自己站在特调处大门口,特调处的门开着,里面却不是赵云澜搞的骚包装潢,“脏东西”的气味飘出来。

沈巍踏进大门,四面扑来各种妖魔鬼怪,他刚要举斩魂刀,却发现这根棒槌一点用也没有,他被卷进漆黑当中,再睁眼,又回到了特调处门口。

轮回秩序是他看着建起来的,他立刻就明白了现下所处的境地。

随后破处芥子的过程倒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轮回的时间越来越长,直到再一次醒来,沈巍身处在一栋高楼顶层的房间里,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心脏疯狂跳动起来。

他拉开窗帘,看到了对面房间里的一个背影。

沈巍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03

接下来的每一个幻境中都有赵云澜,但不等他走近就被驱赶回轮回的原点。

仿佛在提醒他,这千年时光中他是如何追随着一个人生老病死,又是如何求而不得,没能在那人的记忆里留下任何波澜。

他靠得最近的一次就是在赵云澜的上一世,他换了赵云澜的表,然后熟练地抹去了赵云澜对他样貌的记忆。

但那一世的赵云澜没能躲过战火的硝烟。

再回溯向前,赵云澜娶妻生子,寿终正寝。

再向前……

沈巍筋疲力尽地来到了第八十个芥子,能毁去的东西所剩无几。

他回过头,看见一袭苍翠的青衫,那人笑盈盈地看着他,向他伸出手。

这个芥子中,沈巍忍着剧痛从身体中抽出昆仑神筋,垂眸看了看那根银色长筋,徒手震碎。

在这些芥子当中,毁灭,又意味着保留。

尽管如此,亲手打碎珍视的东西,谁又能无动于衷。

第八十一个芥子,跨越万年,他那柄斩魂刀法力全无,利刃尤在,被他抵在了自己胸口。这幻境要他从始至终只放得下一个人的心。

泡沫尽数破裂,他的神智即将陷入虚无,此时却伸来了一只手,温暖有力,把他从漂浮的幻境中拉了出来。

如同千年前的一只大手牵着他游历江山。

04

如同此时此刻,在黑暗中牵着他,瞬间熨平了他心头的波澜。

05

沈巍缓缓倾身把赵云澜拥进怀里,赵云澜用尽力气抱紧他,手掌安抚地拍着他的背。

昆仑归位后他取回了每一世的记忆,但他向来懒得回想,只愿活在当下,可如今一想,被每一世躲在暗处的沈巍戳得心肝脾肺肾都倒了个个。

他在想……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那些大大小小的轮回,千年万年的跨度,管他什么芥子相隔什么“不得相见”的规矩,他一定要冲上去抱紧那个在光阴里踽踽独行的身影。

06
他在想,从今往后百世千年,他们终于亲手换来了堂堂正正的资格。

也不枉余生。

END

我不怎么敢写镇魂相关,大概是从来没搞懂他们的心思,沈巍的感情浓烈到让我恐惧动笔,云澜又是个格外复杂的人。

一根拙笔,难以还原他们七八分样貌,希望没有颠覆你们心中的他们。

*注: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渡荆门送别》

这是一个目录

评论(34)

热度(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