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冷雨

微博@前尘冷雨
不知名墙头蹦迪小号
背景@倾城沧海

【AWM】网瘾少年生存实录(一)

如题,战队日常。

本人游戏绝缘体,唯一玩得好的是夕阳红种地盖房养成游戏。我对绝地的了解只来自直播和原著,以及最近打了两天手游(行走的盒子了解一下)。瞎瘠薄写一写的,熟悉游戏的千万不要当真。

正文:

某次大赛后,立了功的HOG一队集体被放生去三亚度假。 

金主祁醉在私人海滩附近租了一栋海景别墅,各类设施一应俱全,二楼视野最好的位置还有个豪华双人间——所有人都毫不怀疑祁醉是看中了这一点。

他们拎包入住大睡特睡一整天之后,四个网瘾少年各自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然后发现对他们来说一个惨绝人寰的事实:没有wifi。

其实原本房子是有wifi的,但好巧不巧最近因为挖管道刚好给弄坏了,还没修好。愤怒的网瘾少年差点打爆客服的电话,得到的消息仍然是:无线网络正在修复,其他房子已经订满,不能退款。

他们只好平生罕有地出门逛景点,拍了一堆游客照,半下午的时候,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宅们已经觉得要融化在太阳底下了,于是找了家星爸爸咖啡厅当安全区苟着。

星爸爸的冷气很足,他们瘫在沙发上蹭网刷手机玩,突然听见吧台那边传来一句:“有7.62子弹吗丢我点!”

对他们来说“7.62子弹”就和普通人的吃饭喝水上厕所一样是生活中的高频词,又出于职业病,耳朵过于敏感,这会儿四个人齐刷刷地看向了吧台方向。

“槽!”其中一个男生把手机一摔:“敢阴你爸爸!”

另一个男生一脸菜色:“这其实是个跳伞游戏,又名盒子世界。”

旁听的某端游职业队:“……”

“诶对了,看看有没有人能带一下我们。”男生回过头,在一众白领职业装中间一眼相中了葛优瘫的祁醉四人。

他眼睛一亮,朝祁醉他们走过来。

几人心道不妙,打吃鸡的应该认得他们,已经做好了给男生签名的准备。

但那个男生的眼神扫过喝焦玛的公子哥,喝摩卡的学霸脸,喝星冰乐的肥宅,最后定格在了看上去最社会的冷萃金发帅哥。

男生满脸期待地看着他:“哥,你会打吃鸡吗?”

于炀一口冷萃还没吸上来就喷回了杯子里。

他看了看男生的手机,熟悉的画风不熟悉的操作界面,诚实道:“没打过。”

男生眼中最后一丝希望的火光熄灭,准备回吧台的时候被于炀叫住:“你等一下。”

于炀指了指祁醉:“他应该会。”

男生又期待地看着一脸懵逼的焦玛公子哥。

祁醉也不算躺枪,他曾经被外甥逼着代打手游上分,可怜他手臂流的“黄金右手”毫无用武之地,但凭借过人的反应力和多年练就的游戏意识,他依旧打出了外挂般的操作,在手游里杀人如同割韭菜。

“这游戏我没下。”祁醉伸手,“手机给我,我给你打一局。”

男生把手机递给祁醉,祁醉扫了一眼他的女号和小裙子,又看了看面前长得比熊还壮的男生:“女朋友的?”

男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是我的,女号有人带。”

祁醉:“……”他吃鸡生涯中还是第一次顶着一身花里胡哨的裙子上战场。

然后祁醉和另一个男生进游戏,熟练地标点跳伞,选了人最多的城区。

俩男生都看傻了:“哥你这么刚的吗?”

“看着吧。”祁醉精准落地之后立刻窜进房子搜枪,队友男生刚进屋,祁醉已经从他那栋出来了,快得让队友男生目瞪口呆。

于炀老凯卜那那也猫在了祁醉后面围观。祁醉快速搜完了几栋房,已经肥了起来,手上拎着一把六倍镜98k一把M416,他在二楼瞄到楼下的人,98k开镜直接爆头倒地,等队友过来拉人的时候送他们双双成盒,然后喊队友男生过来舔包,一波肥得流油。

随后男生认清现实一样全程跟在祁醉屁股后面,通常枪声一响,没等他反应过来地上已经只剩别人的盒子了。

围观的那个男生连卧槽都说不出来了。

空投附近免不了血战,这两个男生自己排的时候见空投就溜,但祁醉直接带队友开车追梦,自己拿了把M24,找了个掩体蹲着等人来。

果不其然空投引来了好几队人,祁醉M24两枪一个,队友男生补枪的机会都没有,半晌才反应过来一句:“我操啊这是传说中的甩狙吗!”

这局最后毫无意外地吃鸡了,手机主人男生看着击杀数还是难以置信:“高手在民间……”

祁醉侧头问于炀:“学会了吗?”

于炀点点头:“简单。”

祁醉指了指刚刚那局的队友男生:“下一把你拿他的手机。”

然后卜那那和老凯不甘寂寞地用星爸爸的网下好游戏,追随他们的双队长组合来了。冠军队有冠军队的尊严,四人配合天衣无缝把把全员吃鸡,还边打边骂这个游戏玩家怎么这么菜。

突然被点名的两个游戏玩家泪洒南海。

一直打到晚饭点,太阳都要落山了,外面也没那么热了,祁醉等人准备找个地方吃饭,两个男生依然对他们依依不舍,最后要了他们的签名。

祁醉熟练地签名时还有点奇怪,这两个手游玩家明明不认识他们来着。

“哥你去当主播吧,你这么厉害肯定能火。”其中一个男生真诚地说。

祁醉:“……谢谢,不了。”

另一个男生也真诚地说:“别啊哥,你们四个谁去当主播都能火,到时候这签名我就挂墙上天天领人回来参观!”

某端游冠军队突然并不想签这个名。

四人的签名都是练过的,以祁醉的最潇洒漂亮,男生如获至宝地看了一会儿,不确定地问道:“这是祁……”

“祁醉。”祁醉已经推门要走了,背对着他们挥挥手,“沉醉的醉,一会儿记得百度一下。”

他们走了之后俩男生还真的听话地百度了一下,随后在星爸爸里爆发出两声齐齐整整、感情丰富的:“操!”

而HOG一队已经走远,深藏功与名。

END

后记:

网瘾少年在没有电脑的日子里只能靠手游解馋,他们四排一度成为了吃鸡手游的都市传说,据说这四个人都是莫得感情的杀手,谁见谁死,怀疑开了挂。

但端游玩家打手游,就像给喝惯了伏特加的酒鬼一瓶rio,淡得像水。所以他们也就断网这几天玩了会儿,有网之后依然电脑玩。

三亚观光?什么观光?

ps:这可能是个系列,后续随缘

说明一下我没有看不起手游的意思,他们玩手游可以虐菜只是猜的,别当真x3

这是一个目录

评论(31)

热度(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