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冷雨

微博@前尘冷雨
不知名墙头蹦迪小号
背景@倾城沧海

【桃花债】极东桃花岛的贴罚单日常

和媳妇儿聊天开的脑洞,媳妇儿这两天考试,应援一下੭ ᐕ)੭*⁾⁾

加油我相信你是坠胖的!

无责任恶搞w

01

衡文最失意的时候也想过,只要那人回得来,贬到极东的海岛上算不得什么。倒没那么多事务缠身,能安稳过日子。也可说得上是岁月静好。

衡文觉得自己想多了。

有宋珧的地方,并不能静好。

02

宋珧回来的头几年,黏着衡文不肯放。衡文走到哪他就跟到哪。

衡文只叹他这是怕了,心疼着,就依他。

然后宋珧就开始得寸进尺。

他哪辈子恐怕都没被衡文这么宠过,简直要上了天了,脑子里可能都在冒泡。

衡文上果林去收果子,宋珧把他按在树上亲。

衡文在树下小憩,宋珧硬挤在他身边抱着他睡。

衡文在院里安静作画,宋珧突然跳出来把他腰一搂,衡文一个哆嗦,挺拔的竹子登时就折了。

这些衡文还能忍,直到某天宋珧又在果林里搂着他不放,含含糊糊问他要不在这里来一回吧。

衡文反应了半晌,抬腿就是一脚。

宋珧的专宠时代结束了。

03

宋珧是真心里不踏实。

想想,暗恋一个无情无欲的神仙几千年,还险些魂飞魄散一回,如今相守的好日子他都觉得是偷来的。

这么提心吊胆了好几年,宋珧终于肯相信:衡文是他的了,他们好好的,日子还长着。

04

宋珧一踏实,玩心就插翅起飞了。

作为一个凡人,宋珧有一颗闲不住的凡心。本来吧,做了这么多年神仙也习惯了,结果让他回人间历了几个轮回,玩过了头,一时半会也收不回来。

衡文最近看见宋珧老折腾一堆小纸片,他自己裁的,自己画了图。

衡文是个优雅的仙,他能想到最粗俗的形容词大概就是:真丑。

宋珧说这玩意叫扑克牌,简单好上手,消磨时间交流感情之利器。

玩了几天之后,衡文后悔了。消磨时间可以,后面那个就算了。

类似的东西衡文没玩过,完全是个新手,输个几把也挺正常的。

但是宋珧坚持输了的脸上要贴条。

05

东华帝君来探监,推开门打了个招呼:“宋兄你……”

然后他看到了对面的衡文。

“嚯,哪来的墩布精!”

东华帝君在岛上的日子就一天不如一天。

06

后来宋珧还爱往条上写字,什么愿赌服输之类的。

不知道他脑子里搭错了哪个弦,某次赢了衡文之后往他脸上贴了个“我媳妇儿”。

衡文抬腿就是一脚。

宋珧只好改成了“我相公”。

07

某天东华帝君碧华灵君都来探监,宋珧热情如火邀请他们一块打牌。

宋珧本来想看三个墩布精排排坐,结果碧华灵君一双毒眼睛简直成了精,一眼看出来宋珧出千。

宋珧在衡·前墩布精·文的滔天怒火之下,怂了。

08

宋珧本来就是个妻管严,惹怒了衡文之后更是怕得要命,就怕衡文哪天不让宋珧进房,不让他爬衡文的床……

这段时间衡文只要哼一嗓子,宋珧就恨不得跪下请罪。

我们叫他妻哼严吧。

09

把妻管严升级成妻哼严的两个罪魁祸首前来看热闹,宋珧准备拿扫帚把他们打出去。

衡文轻轻“哼”了一声,宋珧就灰溜溜滚回他身边了。

碧华和东华笑得宋珧以为他们会把肠子吐出来。

他们快回去的时候,宋珧把他们送到门边,咬牙切齿说好走不送,有空多陪陪自己的亲朋好友,别来祸害他这棵可怜的小白菜……

屋里的衡文突然“哼”了一声,宋珧一个趔趄就撞门上了,捂着脑袋回头看衡文。

衡文愣了一下,有点抱歉地说:“我清个嗓子。”

10

让宋珧丢了这么大的人,衡文也放过他了。

两人着实过了一段时间安生日子,喝喝茶,下下棋,天南地北扯一扯。

衡文看宋珧的心收不住,某天牵着手在林子里散步的时候突然问他,无趣么。

衡文说,我没什么能给你的。

宋珧一怔,然后牵着他的手举到唇边轻轻一吻。宋珧摇头。

宋珧只是个凡人而已,百年就该闭了眼乖乖下黄泉。他做神仙这一天天的,念想只有一个衡文。

“你不是给了我这一林子桃花?”宋珧笑了。

11

当年在人间,衡文幻化出来一个旖旎的梦境,三千桃花灼灼,在风里落成一片。

恰如此时,花与人面相映飞红。

END

评论(83)

热度(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