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冷雨

微博@前尘冷雨
不知名墙头蹦迪小号
背景@倾城沧海

【AWM】网瘾少年生存实录(一)

如题,战队日常。

本人游戏绝缘体,唯一玩得好的是夕阳红种地盖房养成游戏。我对绝地的了解只来自直播和原著,以及最近打了两天手游(行走的盒子了解一下)。瞎瘠薄写一写的,熟悉游戏的千万不要当真。

正文:

某次大赛后,立了功的HOG一队集体被放生去三亚度假。 

金主祁醉在私人海滩附近租了一栋海景别墅,各类设施一应俱全,二楼视野最好的位置还有个豪华双人间——所有人都毫不怀疑祁醉是看中了这一点。

他们拎包入住大睡特睡一整天之后,四个网瘾少年各自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然后发现对他们来说一个惨绝人寰的事实:没有wifi。

其实原本房子是有wifi的,但好巧不巧最近因为挖管道刚好给弄坏了,还没修好。愤怒的网瘾少年差点打爆客服的电话,得到的消息仍然是:无线网络正在修复,其他房子已经订满,不能退款。

他们只好平生罕有地出门逛景点,拍了一堆游客照,半下午的时候,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宅们已经觉得要融化在太阳底下了,于是找了家星爸爸咖啡厅当安全区苟着。

星爸爸的冷气很足,他们瘫在沙发上蹭网刷手机玩,突然听见吧台那边传来一句:“有7.62子弹吗丢我点!”

对他们来说“7.62子弹”就和普通人的吃饭喝水上厕所一样是生活中的高频词,又出于职业病,耳朵过于敏感,这会儿四个人齐刷刷地看向了吧台方向。

“槽!”其中一个男生把手机一摔:“敢阴你爸爸!”

另一个男生一脸菜色:“这其实是个跳伞游戏,又名盒子世界。”

旁听的某端游职业队:“……”

“诶对了,看看有没有人能带一下我们。”男生回过头,在一众白领职业装中间一眼相中了葛优瘫的祁醉四人。

他眼睛一亮,朝祁醉他们走过来。

几人心道不妙,打吃鸡的应该认得他们,已经做好了给男生签名的准备。

但那个男生的眼神扫过喝焦玛的公子哥,喝摩卡的学霸脸,喝星冰乐的肥宅,最后定格在了看上去最社会的冷萃金发帅哥。

男生满脸期待地看着他:“哥,你会打吃鸡吗?”

于炀一口冷萃还没吸上来就喷回了杯子里。

他看了看男生的手机,熟悉的画风不熟悉的操作界面,诚实道:“没打过。”

男生眼中最后一丝希望的火光熄灭,准备回吧台的时候被于炀叫住:“你等一下。”

于炀指了指祁醉:“他应该会。”

男生又期待地看着一脸懵逼的焦玛公子哥。

祁醉也不算躺枪,他曾经被外甥逼着代打手游上分,可怜他手臂流的“黄金右手”毫无用武之地,但凭借过人的反应力和多年练就的游戏意识,他依旧打出了外挂般的操作,在手游里杀人如同割韭菜。

“这游戏我没下。”祁醉伸手,“手机给我,我给你打一局。”

男生把手机递给祁醉,祁醉扫了一眼他的女号和小裙子,又看了看面前长得比熊还壮的男生:“女朋友的?”

男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是我的,女号有人带。”

祁醉:“……”他吃鸡生涯中还是第一次顶着一身花里胡哨的裙子上战场。

然后祁醉和另一个男生进游戏,熟练地标点跳伞,选了人最多的城区。

俩男生都看傻了:“哥你这么刚的吗?”

“看着吧。”祁醉精准落地之后立刻窜进房子搜枪,队友男生刚进屋,祁醉已经从他那栋出来了,快得让队友男生目瞪口呆。

于炀老凯卜那那也猫在了祁醉后面围观。祁醉快速搜完了几栋房,已经肥了起来,手上拎着一把六倍镜98k一把M416,他在二楼瞄到楼下的人,98k开镜直接爆头倒地,等队友过来拉人的时候送他们双双成盒,然后喊队友男生过来舔包,一波肥得流油。

随后男生认清现实一样全程跟在祁醉屁股后面,通常枪声一响,没等他反应过来地上已经只剩别人的盒子了。

围观的那个男生连卧槽都说不出来了。

空投附近免不了血战,这两个男生自己排的时候见空投就溜,但祁醉直接带队友开车追梦,自己拿了把M24,找了个掩体蹲着等人来。

果不其然空投引来了好几队人,祁醉M24两枪一个,队友男生补枪的机会都没有,半晌才反应过来一句:“我操啊这是传说中的甩狙吗!”

这局最后毫无意外地吃鸡了,手机主人男生看着击杀数还是难以置信:“高手在民间……”

祁醉侧头问于炀:“学会了吗?”

于炀点点头:“简单。”

祁醉指了指刚刚那局的队友男生:“下一把你拿他的手机。”

然后卜那那和老凯不甘寂寞地用星爸爸的网下好游戏,追随他们的双队长组合来了。冠军队有冠军队的尊严,四人配合天衣无缝把把全员吃鸡,还边打边骂这个游戏玩家怎么这么菜。

突然被点名的两个游戏玩家泪洒南海。

一直打到晚饭点,太阳都要落山了,外面也没那么热了,祁醉等人准备找个地方吃饭,两个男生依然对他们依依不舍,最后要了他们的签名。

祁醉熟练地签名时还有点奇怪,这两个手游玩家明明不认识他们来着。

“哥你去当主播吧,你这么厉害肯定能火。”其中一个男生真诚地说。

祁醉:“……谢谢,不了。”

另一个男生也真诚地说:“别啊哥,你们四个谁去当主播都能火,到时候这签名我就挂墙上天天领人回来参观!”

某端游冠军队突然并不想签这个名。

四人的签名都是练过的,以祁醉的最潇洒漂亮,男生如获至宝地看了一会儿,不确定地问道:“这是祁……”

“祁醉。”祁醉已经推门要走了,背对着他们挥挥手,“沉醉的醉,一会儿记得百度一下。”

他们走了之后俩男生还真的听话地百度了一下,随后在星爸爸里爆发出两声齐齐整整、感情丰富的:“操!”

而HOG一队已经走远,深藏功与名。

END

后记:

网瘾少年在没有电脑的日子里只能靠手游解馋,他们四排一度成为了吃鸡手游的都市传说,据说这四个人都是莫得感情的杀手,谁见谁死,怀疑开了挂。

但端游玩家打手游,就像给喝惯了伏特加的酒鬼一瓶rio,淡得像水。所以他们也就断网这几天玩了会儿,有网之后依然电脑玩。

三亚观光?什么观光?

ps:这可能是个系列,后续随缘

说明一下我没有看不起手游的意思,他们玩手游可以虐菜只是猜的,别当真x3

这是一个目录

【AWM】我的一个骑士兄弟

#花落&祁醉的塑料兄弟情

我真的太喜欢花落了啊啊啊啊啊啊!

三模考完了给媳妇儿摸个生日礼物!媳妇儿生日快乐啾咪!

我发4考前再摸鱼我就立刻秃顶!!!!!!

正文==========

01

花落记得那是祁醉打完北美赛,按理说,他应该横行穿越太平洋再横着走回国,每一个脚印都诉说着他在北美的成绩。

但祁醉没有。不仅没有,还失踪了。

畜生做人,花落喜极而泣,要不是天气太热,他简直想放一挂三千响的大地红。

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祁醉就重新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里。

准确来说,祁醉每一次想搞事情的时候,多半会优先选择花落。

何等的情深义重。

彼时花落正苦哈哈地直播混时长,突然讲聊天软件跳出来一个语音邀请,他没看是谁就点了接通。

只见伴着弹幕瞬间爆炸,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花神好久不见啊。”

花落:“……艹。”

祁醉:“别乱艹,我还是完璧。”

花落:“……你这个逼能不能要点脸?”

祁醉狂笑:“让你不要艹你就真的不要啊,那你要不要改名化洛?”

花落深吸一口气。

*

在祁醉酝酿着讲讲北美的故事时,通话掐断了。他看着屏幕上的“您已被移出直播间”,无奈而不失遗憾地叹了口气。

02

花落入圈在祁醉之后,那会儿的祁醉已经小有名气,花落对他曾经也向往和崇拜过。

然而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花落至今也不知道,祁醉究竟是被时光变成了畜生,还是从小畜生长成了老畜生。

他依稀记得早年电竞不景气,网络直播兴起还没多久,祁醉曾经和他一起直播四排。

那会儿挂逼猖獗,花落被人一个自瞄爆头,落地成盒,另外两个老外操着鸟语骂花落菜,结果被祁醉的鸟语串烧骂得妈不认,后来还带着他们吃了鸡。

这场直播成为了cp粉入坑的万恶之源。

可是也就几年的光景,祁醉怎么就……花落看着在微信刷得快到飞起的对话框,沉痛地选择了拉黑。

花落退了直播间,在旁站了很久的soso才终于开口:“……有个事跟你说。”

很久没见soso这么正经,花落一愣,下意识坐直了:“你说。”

“我们又丢了一个赞助。”

“……好。”

“俱乐部也准备放一放咱们分部了。”

花落放开鼠标,捏了捏汗湿的手心:“什么意思?”

“说供不起了,让咱们搬基地。”soso的声音不无屈辱,面上略有忿忿,但更多的还是无奈。

花落状似随意地道:“嗯,搬吧,但配置不能降,能好好打游戏就行。”

然后骑士团的基地就从临江别墅搬到了荒郊野外——在所有人眼里,已经走向了凋零。

03

花落从名不见经传的新人走上了巅峰,却眼睁睁看着骑士团从巅峰往下掉。

他和于炀对枪对输了那次,他竟然不觉得懊恼,心底隐隐生出一丝希望,他觉得于炀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不过这根稻草被祁醉给撅了。

不仅撅了,还用稻草梗扎他心窝子:他对祁醉的前男友根本不感兴趣,单身狗做错什么了啊要被这么虐待?

祁醉半夜三更把他约出来撸串,居然是因为微信里讲不清楚,要和他面对面讲讲他短暂而热烈的一段情。

花落简直想把烤鸡翅全塞他嘴里,有这时间他还不如回去训练。

不过本着那么一丝丝虚假的兄弟情,花落的屁股还是落在了凳子上,左耳进右耳出地听祁醉说完之后,问了一个毫不相干,但是在花落心里盘踞已久的问题:“你最近训练怎么这么少?看你浪得飞起。”

祁醉挑了一串金针菇,抖掉了一些上面的孜然,矜持地边吃边道:“我训练那么多干嘛,给你们留条活路还不感恩戴德?”

“呸,说实话。”

祁醉说:“这个还真不能说,机密,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

联系替补的于炀,花落竟然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他开玩笑般道:“苍天饶过谁,你要遭天谴了?”

釜山行,一语成谶。

他承认他看到祁醉手上的绷带时脑子里也“嗡”一下,一瞬间闪过很多念头,最后空白一片。

都说祸害遗千年,怎么只有他祁醉搞特殊?

04

花落在电竞圈也算老前辈了,见过太多的巨星陨落、英雄末路,却怎么也想不到他有一天能送走祁醉。

可太荣幸了。

对手折损一员大将,按理来说老狗逼们应该喜闻乐见,但花落有点感性,连祁醉平静的道别他都看不下去。

甚至其他队的选手中间都弥漫着伤感的气氛。无他,祁醉是一个太特殊的前辈,国内战队都爱带他节奏不假,但一声“祁神”都是真心实意的。

而花落想到骑士团,先是老孟,再是soso,HOG走了个赖华,现在是祁醉……他还有几年可打?

电竞本就是在燃烧青春,一把火窜起来,又逐渐熄灭,而他还在挣扎着发光,尽管已经要烧到尾声。

他和祁醉是一类人,为了战队,为了电竞事业甘愿奉献一切,所以祁醉的退役格外扯动他的神经。

而且——

祁醉退役之后岂不是有大把时间禽兽别人?

花落哭出了声,花落觉得电竞真难。

*

惆怅归惆怅,没了祁醉的HOG,连骑士团也是敢刚一刚的,花落立刻着手研究HOG的新四人组,带着战队出去比赛磨合,忙得不可开交。

还要应付祁醉的骚扰。

祁醉大概是把于炀搞定了,其实搞没搞定一点区别也没有,就是祁醉迂回曲折地秀变成了光明正大地秀。

滚吧,谁他妈要听你讲故事!!!

谁他妈是你兄弟战队!!!

“都要凋零了……”

“放屁,Flower永不凋零!”

你自己凋零着玩去吧!!!

“嗯……”他突然听见祁醉笑了笑:“你不趁现在凋零,可能就来不及了。”

花落似乎听明白了一点弦外之音,吓得差点吃键盘。

05

玄不救非氪不改命,花落怀疑自己爹娘是在马达加斯加生的他,不然怎么会有这么非的命。

骑士团青黄不接,新人难带,花落和soso艰难地带娃,艰难地征战,艰难地咽下失败的苦楚,再艰难地站起来。

花落不认为自己是热血漫画的男主角,有着多么神圣的信仰,搞电竞的拼死拼活,都是因为不想认输。

所以他们来到了佛罗里达,世邀赛。

国内的双排是短板,所以他们赛前废寝忘食疯狂突击双排,做梦都在绝地大陆跳伞。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苟死了HOG苟死了Gem,花落二人最终遭遇Avengers。

一队在屋里一队在屋外,原本各自按兵不动,但毒圈刷得天谴,这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

“花队,我出去吧。”

花落侧头看了看队里最有潜力的新人,这小孩刚得可怕,有一种英勇就义前的悲壮。

“去吧,后背交给我。”

小孩听了这句话犹如吃了定心丸,端着枪就冲了出去,和对面的突击同归于尽,然后飞快报点,另一个被花落一枪崩了三级头,最后死在花落前一秒。

花落看着屏幕上的第二名,得用手接着眼泪才不至于淹了键盘。

他在领奖时听见骑士团粉丝疯狂的喊声,竟然有点哆嗦。

他想今后他也有底气说,老将不死,薪火相传。

*

世邀赛最后一天,花落看到宣传片的时候差点滑倒桌子底下去。

祸害就是祸害!是死而复生的BUG级反派!

花落有点庆幸已经拿完了双排的银锅,他可不想和韩爹们争下一个亚军了。

他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挂上耳机,然后笑得如释重负。

06

祁醉终将成为一个传说。

新人多半是看着他比赛长大的,同辈的几乎都含恨退役了。退役对他们来说太黑暗,对于曾经在赛场上站过的人,如同地狱一般。

祁醉走得太快,攀得太高,给前赴后继的新人留下的一直是一个逼格甚高的背影。

而在同辈人眼里,他就像一根旗杆,一个吉祥物,只要他不倒,他们的时代就还没结束。

*

花落觉得他还能再来几年。

祁醉在人间,地狱不值得。

07

在普通的一天,花落普通地去约练习赛,普通地选了HOG……不普通地被拒绝了。

“他妈的祁醉是不是你这个逼!!!安心替补好吗!!!关你屁事啊!!!”

“跟我客气什么,大家都是……”

“谁他妈是你兄弟!”

END

人间处处有真情,留个评论行不行!(இωஇ )

【AWM】闲言碎语

重温AWM被祁醉笑疯了,骚不过

摸一把,接番外

正文:

于炀送了祁醉一对戒指,祁醉是个讲究人,没有收礼不回的道理。

当晚赏了小朋友一顿“好东西”吃之后,老畜生良心发现,觉得还是应该正式点。

于是过了几天,贺小旭就发现他们炀神脖子上多了条链子,造型不夸张,很衬他,流露出一股烧钱的高级感。

出于礼貌他夸了句:“炀神买了新项链啊?好看。”

于炀捏起那根链子,不知想到了什么,耳朵有点红,低着头道:“不……这是队长送的,他说是定做的,配我比较合适……我……”

贺小旭:“……”他什么时候听Youth说过这么长一句话?

过了一会儿卜那那进训练室,眼尖地发现了于炀的项链,于炀平常除了队服不太戴饰品,那么亮的链子还是比较扎眼的。

感觉卜那那的眼神在项链上多停留了一会儿,于炀大方地转过去让他看,解释道:“这是队长送的,他说定做的,配我比较合适,我觉得……”

卜那那:?

于炀还没说完,老凯和辛巴进来了,老凯顺口问了句:“说什么呢?”

只见于炀转向了他们俩:“我在说队长送的项链,他说是定做的……”

卜那那目不忍睹,一脸惨痛地转过脸,掏出手机给祁醉发信息,充满控诉的一句:你是牲口么?

祁醉这两天刚好回了家,不然卜那那现在就冲去他房间揪着他领子质问了。

那边的于炀给呆若木鸡的老凯和听得挺认真的辛巴讲完,径自打开了游戏和直播。

过了一会儿贺小旭上来,就看到没训练,在于炀座位旁边呆站的卜那那、老凯和辛巴,而于炀正抻着他的链子,一脸认真地对着摄像头说:

“队长送的啊。”

“我也觉得好看。”

“嗯,定做的。”

“他说配我……我也觉得。”

“牌子不知道,我可以帮你们问问。”

“对,队长送的。”

“定做的。”

贺小旭崩溃了:“他这样多久了?”

卜那那:“一会儿了,自打他开始直播就挂着登录界面,说他那项链。”

老凯:“我怎么觉得,这画面,似曾相识……”

众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了祁醉的最新款最大内存的白色手机。

*

祁醉被一个电话炸起床,满脸黑气地接通,是花落。花落的声音比平常都高了八度:“老狗逼你对Youth做了什么?!”

祁醉抓了把乱糟糟的头发:“做得也不晚啊,他今天有训练赛,我们四点来钟就睡了。”

花落:“谁他妈问你这个!”

祁醉:“那你问什么,我用的是冈本……”

花落把电话挂了。

祁醉翻着手机,发现卜那那半小时前给他发的微信,回了个问号过去。

卜那那:醒了啊?你看看炀神的直播。

祁醉开了笔记本电脑,简单洗漱过后,在于炀的直播间目睹了于炀直播秀链子——于炀还没意识到微博已经炸了锅,他直播间弹幕厚得连他的脸都看不清。

祁醉看着他面无表情认真解释的样子,嘴角挑得老高,勾过手机给卜那那回:怎么,是链子不好看了还是我神之右手端不动枪了?

卜那那:你都不反省反省?于炀这么年轻,多好的孩子啊……

祁醉:呵。

*

第二天祁醉回了基地,被贺小旭带头堵在了休息室。

“说,你对Youth做了什么?他晒那条项链是不是被你逼的?”

祁醉无辜道:“关我什么事?”

老凯不忍道:“炀神干净得像一张白纸啊,就被你这个畜生画了第一个污点!连犯病都犯得如出一辙!”

卜那那目光空洞地看向远方:“我记得那时年少,我们的小炀神刚进队时,还时不时脸红害羞一下,高冷美少年人设不崩……可现在呢?”

祁醉嗤笑:“于炀把我们爱的结晶晒出去是他乐意,别乱扣锅。”

一直关注着微博和论坛动向的贺小旭扑了上去:“你不要脸!你到底是怎么把他传染成这样的!”

结果祁醉还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唔……体液传染吧?”

贺小旭:“……”

祁醉:“没办法,接吻的时候在所难免。”他顿了顿,怜悯地看着面前的一列单身狗,“对不住,忘了你们没接过吻。”

卜那那差点就上来用肥膘抽他脸。

“谁问你接不接吻?谁在乎你们怎么交换体液的?!”

祁醉为难道:“好像只有这种途径啊,我是戴套的,哦,还有口……”他被贺小旭用沙发靠垫堵住了嘴。

然后,HOG所有人都放弃了追究为什么于炀变成了他们最恐惧的样子。都说夫妻越过越像,他们已经看到了被第二个祁醉统治的未来。

*

晚上,两人小别胜新婚,祁醉把于炀按在床上,全身上下只让他“穿”着自己那条项链。

祁醉一边动作一边捏起他那根项链,在他耳边低声问:“喜欢么?”

于炀带着哭腔道:“喜欢……”

之后于炀去洗澡,怕被水冲坏,终于摘了项链。

祁醉坐在床上摆弄小小的挂坠,实在能理解于炀那种昭告天下的冲动。

他把项链抵在胸口,拍了张自拍发微博。

今天大家炸了一天于炀的项链,都秒认这条“祸水”,评论全是调侃“哈哈哈哈哈哈祁神你送的啊?”“据说是定做的啊?”“适合炀神啊?”

浴室的门打开,祁醉关了手机,看着边擦头发边过来的于炀,冲他招了招手:

“来,我给你戴上。”

END

花落:为什么瞎眼的总是我

感谢看到这里,求评论(´• 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