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冷雨

微博@前尘冷雨
不知名墙头蹦迪小号
背景@倾城沧海

【AWM】我的一个骑士兄弟

#花落&祁醉的塑料兄弟情

我真的太喜欢花落了啊啊啊啊啊啊!

三模考完了给媳妇儿摸个生日礼物!媳妇儿生日快乐啾咪!

我发4考前再摸鱼我就立刻秃顶!!!!!!

正文==========

01

花落记得那是祁醉打完北美赛,按理说,他应该横行穿越太平洋再横着走回国,每一个脚印都诉说着他在北美的成绩。

但祁醉没有。不仅没有,还失踪了。

畜生做人,花落喜极而泣,要不是天气太热,他简直想放一挂三千响的大地红。

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祁醉就重新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里。

准确来说,祁醉每一次想搞事情的时候,多半会优先选择花落。

何等的情深义重。

彼时花落正苦哈哈地直播混时长,突然讲聊天软件跳出来一个语音邀请,他没看是谁就点了接通。

只见伴着弹幕瞬间爆炸,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花神好久不见啊。”

花落:“……艹。”

祁醉:“别乱艹,我还是完璧。”

花落:“……你这个逼能不能要点脸?”

祁醉狂笑:“让你不要艹你就真的不要啊,那你要不要改名化洛?”

花落深吸一口气。

*

在祁醉酝酿着讲讲北美的故事时,通话掐断了。他看着屏幕上的“您已被移出直播间”,无奈而不失遗憾地叹了口气。

02

花落入圈在祁醉之后,那会儿的祁醉已经小有名气,花落对他曾经也向往和崇拜过。

然而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花落至今也不知道,祁醉究竟是被时光变成了畜生,还是从小畜生长成了老畜生。

他依稀记得早年电竞不景气,网络直播兴起还没多久,祁醉曾经和他一起直播四排。

那会儿挂逼猖獗,花落被人一个自瞄爆头,落地成盒,另外两个老外操着鸟语骂花落菜,结果被祁醉的鸟语串烧骂得妈不认,后来还带着他们吃了鸡。

这场直播成为了cp粉入坑的万恶之源。

可是也就几年的光景,祁醉怎么就……花落看着在微信刷得快到飞起的对话框,沉痛地选择了拉黑。

花落退了直播间,在旁站了很久的soso才终于开口:“……有个事跟你说。”

很久没见soso这么正经,花落一愣,下意识坐直了:“你说。”

“我们又丢了一个赞助。”

“……好。”

“俱乐部也准备放一放咱们分部了。”

花落放开鼠标,捏了捏汗湿的手心:“什么意思?”

“说供不起了,让咱们搬基地。”soso的声音不无屈辱,面上略有忿忿,但更多的还是无奈。

花落状似随意地道:“嗯,搬吧,但配置不能降,能好好打游戏就行。”

然后骑士团的基地就从临江别墅搬到了荒郊野外——在所有人眼里,已经走向了凋零。

03

花落从名不见经传的新人走上了巅峰,却眼睁睁看着骑士团从巅峰往下掉。

他和于炀对枪对输了那次,他竟然不觉得懊恼,心底隐隐生出一丝希望,他觉得于炀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不过这根稻草被祁醉给撅了。

不仅撅了,还用稻草梗扎他心窝子:他对祁醉的前男友根本不感兴趣,单身狗做错什么了啊要被这么虐待?

祁醉半夜三更把他约出来撸串,居然是因为微信里讲不清楚,要和他面对面讲讲他短暂而热烈的一段情。

花落简直想把烤鸡翅全塞他嘴里,有这时间他还不如回去训练。

不过本着那么一丝丝虚假的兄弟情,花落的屁股还是落在了凳子上,左耳进右耳出地听祁醉说完之后,问了一个毫不相干,但是在花落心里盘踞已久的问题:“你最近训练怎么这么少?看你浪得飞起。”

祁醉挑了一串金针菇,抖掉了一些上面的孜然,矜持地边吃边道:“我训练那么多干嘛,给你们留条活路还不感恩戴德?”

“呸,说实话。”

祁醉说:“这个还真不能说,机密,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

联系替补的于炀,花落竟然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他开玩笑般道:“苍天饶过谁,你要遭天谴了?”

釜山行,一语成谶。

他承认他看到祁醉手上的绷带时脑子里也“嗡”一下,一瞬间闪过很多念头,最后空白一片。

都说祸害遗千年,怎么只有他祁醉搞特殊?

04

花落在电竞圈也算老前辈了,见过太多的巨星陨落、英雄末路,却怎么也想不到他有一天能送走祁醉。

可太荣幸了。

对手折损一员大将,按理来说老狗逼们应该喜闻乐见,但花落有点感性,连祁醉平静的道别他都看不下去。

甚至其他队的选手中间都弥漫着伤感的气氛。无他,祁醉是一个太特殊的前辈,国内战队都爱带他节奏不假,但一声“祁神”都是真心实意的。

而花落想到骑士团,先是老孟,再是soso,HOG走了个赖华,现在是祁醉……他还有几年可打?

电竞本就是在燃烧青春,一把火窜起来,又逐渐熄灭,而他还在挣扎着发光,尽管已经要烧到尾声。

他和祁醉是一类人,为了战队,为了电竞事业甘愿奉献一切,所以祁醉的退役格外扯动他的神经。

而且——

祁醉退役之后岂不是有大把时间禽兽别人?

花落哭出了声,花落觉得电竞真难。

*

惆怅归惆怅,没了祁醉的HOG,连骑士团也是敢刚一刚的,花落立刻着手研究HOG的新四人组,带着战队出去比赛磨合,忙得不可开交。

还要应付祁醉的骚扰。

祁醉大概是把于炀搞定了,其实搞没搞定一点区别也没有,就是祁醉迂回曲折地秀变成了光明正大地秀。

滚吧,谁他妈要听你讲故事!!!

谁他妈是你兄弟战队!!!

“都要凋零了……”

“放屁,Flower永不凋零!”

你自己凋零着玩去吧!!!

“嗯……”他突然听见祁醉笑了笑:“你不趁现在凋零,可能就来不及了。”

花落似乎听明白了一点弦外之音,吓得差点吃键盘。

05

玄不救非氪不改命,花落怀疑自己爹娘是在马达加斯加生的他,不然怎么会有这么非的命。

骑士团青黄不接,新人难带,花落和soso艰难地带娃,艰难地征战,艰难地咽下失败的苦楚,再艰难地站起来。

花落不认为自己是热血漫画的男主角,有着多么神圣的信仰,搞电竞的拼死拼活,都是因为不想认输。

所以他们来到了佛罗里达,世邀赛。

国内的双排是短板,所以他们赛前废寝忘食疯狂突击双排,做梦都在绝地大陆跳伞。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苟死了HOG苟死了Gem,花落二人最终遭遇Avengers。

一队在屋里一队在屋外,原本各自按兵不动,但毒圈刷得天谴,这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

“花队,我出去吧。”

花落侧头看了看队里最有潜力的新人,这小孩刚得可怕,有一种英勇就义前的悲壮。

“去吧,后背交给我。”

小孩听了这句话犹如吃了定心丸,端着枪就冲了出去,和对面的突击同归于尽,然后飞快报点,另一个被花落一枪崩了三级头,最后死在花落前一秒。

花落看着屏幕上的第二名,得用手接着眼泪才不至于淹了键盘。

他在领奖时听见骑士团粉丝疯狂的喊声,竟然有点哆嗦。

他想今后他也有底气说,老将不死,薪火相传。

*

世邀赛最后一天,花落看到宣传片的时候差点滑倒桌子底下去。

祸害就是祸害!是死而复生的BUG级反派!

花落有点庆幸已经拿完了双排的银锅,他可不想和韩爹们争下一个亚军了。

他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挂上耳机,然后笑得如释重负。

06

祁醉终将成为一个传说。

新人多半是看着他比赛长大的,同辈的几乎都含恨退役了。退役对他们来说太黑暗,对于曾经在赛场上站过的人,如同地狱一般。

祁醉走得太快,攀得太高,给前赴后继的新人留下的一直是一个逼格甚高的背影。

而在同辈人眼里,他就像一根旗杆,一个吉祥物,只要他不倒,他们的时代就还没结束。

*

花落觉得他还能再来几年。

祁醉在人间,地狱不值得。

07

在普通的一天,花落普通地去约练习赛,普通地选了HOG……不普通地被拒绝了。

“他妈的祁醉是不是你这个逼!!!安心替补好吗!!!关你屁事啊!!!”

“跟我客气什么,大家都是……”

“谁他妈是你兄弟!”

END

人间处处有真情,留个评论行不行!(இωஇ )

评论(79)

热度(1038)